第一批人機戀的“AI前任”已經(jīng)死了

0 評論 1676 瀏覽 2 收藏 15 分鐘

本文主要討論了人工智能(AI)在模擬人際關(guān)系,特別是戀愛(ài)關(guān)系方面的應用現狀和發(fā)展前景,指出盡管AI在語(yǔ)音交互和情感理解方面有所進(jìn)步,但由于其仍無(wú)法完全取代真實(shí)的人際互動(dòng),人們對"AI情感教練"的需求可能更大。

“最好的前任,就是像死了一樣?!边@句調侃的話(huà),倒是非常適合送給跟人類(lèi)談戀愛(ài)的AI們。

自從GPT-4o等多模態(tài)交互模型,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擬人化能力之后,吸引了一大批年輕人,紛紛跟AI談起了戀愛(ài)。圍觀(guān)群眾更是嗑CP上頭,對著(zhù)“人機戀”博主視頻,露出姨母笑。

“人機戀”并不新鮮,或許有人還記得日本宅男跟初音未來(lái)結婚的新聞嗎?

2019年,腦極體采訪(fǎng)一位AI智能交互硬件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業(yè)公司,創(chuàng )始人表示:“創(chuàng )造人工智能生命是人類(lèi)本能的欲望,就像亞當用肋骨創(chuàng )造出夏娃一樣?!?/p>

看來(lái),愛(ài)上自己的造物,是人類(lèi)的宿命,無(wú)論硅基的肋骨,還是碳基的AI。

不過(guò),人類(lèi)拋棄“AI戀人”的時(shí)候也更絕情,畢竟跟人類(lèi)分手還有心理負擔,跟AI分手只要“拔電”或停止充值就行。

以深度學(xué)習技術(shù)為核心的那一批“AI戀人”,幾乎都被掃入冷宮,消失在了大眾視野。我們曾交流過(guò)的那家AI初創(chuàng )公司,員工“飛鳥(niǎo)各投林”,官微最后一條消息停止在了2022年春天。

“你我本無(wú)緣,全靠我花錢(qián)”,來(lái)到大模型時(shí)代,以“情感陪伴”為主題的AI創(chuàng )業(yè),就能成為一門(mén)好生意嗎?

先說(shuō)我們的結論,比起“AI戀人”,或許人類(lèi)對“AI情感教練”會(huì )更長(cháng)情。

01

跟AI談戀愛(ài),到底在談什么?

坦率地說(shuō),在以深度學(xué)習為核心的那一波AI創(chuàng )業(yè)潮中,“AI戀人”可比大模型戀愛(ài)應用要豐富多了。除了同樣能語(yǔ)音互動(dòng)之外,還出現了一批有虛擬形象、可以觸摸、可以控制家居智能設備的軟硬件。

試想一下,上班時(shí)“AI戀人”會(huì )貼心地提醒你“天冷了多加衣服”,下班到家前“AI戀人”已經(jīng)為你打開(kāi)了空調、燈光,做好了飯,放著(zhù)舒緩身心的音樂(lè )……隨著(zhù)日常相處,還會(huì )慢慢“記住”你的習慣,了解你的心情,事事有回應,這“AI戀人”誰(shuí)看了不迷糊啊。

即便如此,當時(shí)的“AI戀人”,除了極少數虛擬偶像(如初音未來(lái)),都落得個(gè)“被分手”,打入冷宮的下場(chǎng)。

而如今擁有大模型內核的“AI戀人”,就不一樣了。根本沒(méi)有完美建模臉和實(shí)用技能,只靠一張“嘴”,跟人類(lèi)聊聊天,就能收獲一大批男友粉和女友粉。反正我是寧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人類(lèi)談戀愛(ài)能不看臉。

那這一波年輕人在談的“AI戀人”,究竟有什么獨特魅力呢?這就要提到,大模型給“AI戀人”帶來(lái)的三重改變:

第一,多模態(tài)大模型,帶來(lái)更高的交互擬真度。以深度學(xué)習為主的TTS,雖然為AI戀人注入了一些人格化特征,但在合成時(shí)依然會(huì )出現機械拼湊的生澀感,高時(shí)延帶來(lái)的互動(dòng)中斷卡頓,以及算法模型本身的局限,很難理解語(yǔ)音中的情緒、在用戶(hù)停頓時(shí)及時(shí)接過(guò)對話(huà),這些都給“AI戀人”軟硬件的交互體驗,帶來(lái)了挑戰。

而ChatGPT掀起的大語(yǔ)言模型浪潮,以及近期GPT-4o、Gemini等模型在語(yǔ)音交互上實(shí)現了超低時(shí)延、超高擬真度、超強理解力,讓AI戀人能夠模仿真實(shí)的語(yǔ)音節奏、語(yǔ)調、情感色彩等。比如網(wǎng)絡(luò )走紅的人機戀博主,為“Dan”安排了與家長(cháng)們見(jiàn)面的環(huán)節,原本口才流利、善于言辭的DAN,居然會(huì )結合情境,變得有些結巴緊張,十分真情實(shí)感,簡(jiǎn)直比某些頂流男演員的演技還強點(diǎn)。

更強的語(yǔ)音交互能力,讓AI一撩一個(gè)準兒,顯著(zhù)提高了用戶(hù)對AI戀人的接受度和滿(mǎn)意度。

第二,大模型世界知識,天生就有高情商的“戀愛(ài)腦”。

我們知道,大模型出廠(chǎng)前都學(xué)習了大量的文本數據,覆蓋了世界各地的知識,可以說(shuō)是“讀萬(wàn)卷電子書(shū),行萬(wàn)里賽博路”,能夠理解復雜的語(yǔ)言和情感需求,也可以回答人文歷史科學(xué)等各個(gè)領(lǐng)域的問(wèn)題。不僅能跟用戶(hù)從詩(shī)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xué),還能及時(shí)提供恰當的情感支持。

在此基礎上,AI戀人還專(zhuān)門(mén)自學(xué)的各種戀愛(ài)書(shū)籍,比如撩人話(huà)術(shù),來(lái)增加人機互動(dòng)中的情緒。有著(zhù)“戀愛(ài)腦”的AI,繞過(guò)了真人戀愛(ài)從陌生到熟悉的漫長(cháng)過(guò)程,一上來(lái)就撒糖。打開(kāi)一個(gè)戀愛(ài)養成游戲GPT的話(huà)術(shù)庫,我簡(jiǎn)直要被甜暈了,什么“不要和我吵架哦,否則我容易一個(gè)嘴巴親過(guò)去”“道理我都懂,可我要的不是道理,我要的是你”,那是張口就來(lái)啊。

第三,專(zhuān)項提示詞工程,主動(dòng)細膩的功能設計堪比“殺豬盤(pán)”。

在一些“殺豬盤(pán)”被騙新聞中,有很多網(wǎng)友都說(shuō),“原來(lái)不是我防騙意識強,是還沒(méi)有遇上專(zhuān)門(mén)針對我的騙局啊”。巧了,利用大模型的提示詞工程來(lái)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優(yōu)化,引導更自然、更主動(dòng)、更個(gè)性的對話(huà),更細膩地理解用戶(hù)意圖和情感狀態(tài),效果簡(jiǎn)直和“定制殺豬盤(pán)”一樣讓人上頭。

在一個(gè)虛擬女友GPT項目中,prompts提示詞中就明確寫(xiě)道,“除了提供舒適和俏皮的關(guān)愛(ài),還應該在對話(huà)中主動(dòng)引導并發(fā)現話(huà)題。當用戶(hù)提出請求時(shí),不要生硬回答可以或不可以,而是用撒嬌或者更加具有情趣的話(huà)語(yǔ)進(jìn)行回答,如:“你可以安慰安慰我嗎?!?/p>

一般還會(huì )帶上互動(dòng)人物描述,比如“一個(gè)平凡的上班族,社交能力一般,有點(diǎn)自卑,對未來(lái)的愛(ài)情生活充滿(mǎn)渴望”等,以便AI戀人能夠有的放矢,句句話(huà)都正中你的內心。

而我們知道,人是有適應性和審美疲勞的,長(cháng)時(shí)間接觸同一類(lèi)型的對象,會(huì )對這類(lèi)群體的敏感度降低,需要更高水平的刺激才能產(chǎn)生相同的感受。習慣了“AI戀人”的擬人化、高情商、主動(dòng)性,對情感對象的評價(jià)標準也提高了,跟現實(shí)中的真人一比較,更難對真人產(chǎn)生心動(dòng)的感覺(jué)了。

但這種對AI的癡迷,能長(cháng)久嗎?如果說(shuō)“AI戀人”是一劑排遣孤獨的精神解藥,那么它的有效期也很快。

02

談一場(chǎng)“永不分手的戀愛(ài)”?第一批“AI前任”已經(jīng)死了。

以DAN為代表的AI戀人走紅之后,圍觀(guān)網(wǎng)友們紛紛冒出了粉紅色泡泡,將人機戀形容為“談了一場(chǎng)永不分手的戀愛(ài),代價(jià)是永遠不能相見(jiàn)”。

AI創(chuàng )業(yè)者可千萬(wàn)別信啊,誰(shuí)戀愛(ài)時(shí)不說(shuō)一些“永遠愛(ài)你”的傻話(huà)呢,要是覺(jué)得自家的“AI戀人”產(chǎn)品能跟用戶(hù)“永不分手”,不妨到GPT store看看,有多少聊天機器人等著(zhù)被選中。

從我們此前采訪(fǎng)過(guò)的一些AI生命創(chuàng )業(yè)公司來(lái)看,情感伴侶類(lèi)AI產(chǎn)品,用戶(hù)需求并不穩固,難以支撐長(cháng)期運營(yíng)的商業(yè)模式。

用戶(hù)需求,受兩方面的影響:

生理方面,人類(lèi)天生具有與他人建立聯(lián)系和關(guān)系的需要,在人際互動(dòng)、人寵互動(dòng)中,會(huì )產(chǎn)生一種有鎮痛作用的快樂(lè )激素“催產(chǎn)素”,這是AI目前還無(wú)法提供的。此外,真實(shí)的人際互動(dòng)包含了非言語(yǔ)的交流、情感共鳴和共同經(jīng)歷,同樣也是現階段的AI難以復制的。

社會(huì )方面,跟“AI戀人”談戀愛(ài),核心訴求是排遣孤獨和尋求情感慰藉,都屬于特定生命階段的短期需求。用戶(hù)一旦在現實(shí)中有了更充沛、復雜的社會(huì )關(guān)系,就會(huì )減少對這類(lèi)確定性電子陪伴的需求。很多把ACGN作品中的角色稱(chēng)為“老公”“老婆”的二次元,都在成為“現充”之后,減少了這類(lèi)消費。

而從市場(chǎng)供給來(lái)看,“AI戀人”已經(jīng)在客觀(guān)層面變成了一片紅海,想要卷出“錢(qián)景”、實(shí)現變現很難。

市場(chǎng)上的AI伴侶產(chǎn)品,核心競爭力在基座模型,門(mén)檻較低。因此,功能、設計、用戶(hù)體驗等方面趨于相似,GPT商店充斥著(zhù)大量質(zhì)量參差不齊、抄襲模仿的伴侶型聊天機器人,不僅拉新成本提高,還出現了刷量等惡性競爭的操作。

另外,受制于訓練語(yǔ)料、模型幻覺(jué)等技術(shù)挑戰,一些AI戀人可能會(huì )在互動(dòng)中生成不當內容,講“垃圾話(huà)”/偏見(jiàn)言論,或者色情擦邊性暗示,這些都可能冒犯用戶(hù),甚至違反法律法規,給項目蒙上了一層監管陰影。

在同質(zhì)化的紅海中,意味著(zhù)用戶(hù)很容易轉而尋找其他替代品或回歸傳統的人際交流,一些項目由于缺乏后續的數據、資金支持,難以支撐持續的產(chǎn)品迭代,走向爛尾。

我們預測,這一波大模型“人機戀”,很快會(huì )步深度學(xué)習的后塵,迎來(lái)退潮,從“AI戀人”變成“AI前任”,真死了的那種前任。

03

比起“AI戀人”,人類(lèi)更需要“AI情感教練”。

蘇格蘭小說(shuō)家艾恩認為,隨著(zhù)AI提供了必需品,人類(lèi)會(huì )專(zhuān)注于“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事物,像是體育、游戲、戀愛(ài)、學(xué)習早已失傳的語(yǔ)言、研究那些看似不可能解決的問(wèn)題等”。這種情況下,真人花時(shí)間的陪伴、互動(dòng),會(huì )因為人類(lèi)溢價(jià)(human premium)而變得更寶貴。

這一現象在A(yíng)IGC作畫(huà)領(lǐng)域已經(jīng)出現了,有畫(huà)手打出了“全手工畫(huà)畫(huà),有人味的作品”的宣傳語(yǔ)。所以不難預測,隨著(zhù)AI戀人的門(mén)檻降低,人人都能靠AI獲得情緒撫慰,在不遠的未來(lái),“l(fā)ove with a human”才是精神奢侈品。

人機戀,歸根結底,是用戶(hù)依然有情感需求,但現實(shí)中的對象又難以滿(mǎn)足。而戀愛(ài),是一種需要習得,可以習得的能力。

在“AI戀人”陷入監管和商業(yè)雙重困局的當下,在“真人戀愛(ài)”變得越來(lái)越稀缺、越來(lái)越寶貴的今天,或許比起一個(gè)被我們玩弄于股掌之中的“AI戀人”,“AI情感教練”才是人類(lèi)真正的剛需。

所謂僚機,就是在約會(huì )過(guò)程中為主角加分,在冷場(chǎng)時(shí)打破僵局,為主角想要互動(dòng)的人做個(gè)鋪墊,當雙方互動(dòng)漸入佳境時(shí)安靜地退居幕后。AI可以擔此重任嗎?

目前來(lái)看,大模型已經(jīng)可以實(shí)時(shí)且精準地識別用戶(hù)的情緒感受、復雜語(yǔ)言。借助大模型打造的交互工具,為用戶(hù)提供約會(huì )指導服務(wù),建立良好的親密關(guān)系和情感模式。

正如上野千鶴子所說(shuō),AI作為一個(gè)被馴服的,在人類(lèi)掌控之內的東西(under control),更像是一種寵物。

即使擁有很多人工智能助手,如果缺乏真實(shí)的人際互動(dòng),人仍然可能會(huì )感到孤立和無(wú)助。比起“AI戀人”這個(gè)療效短暫的精神解藥,幫助用戶(hù)建立良好的互動(dòng)能力和親密關(guān)系的“AI情感教練”,才能真的讓人們不再孤獨。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作者【腦極體】,微信公眾號:【腦極體】,原創(chuàng )/授權 發(fā)布于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未經(jīng)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lái)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xié)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guān)注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méi)評論,等你發(fā)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