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能用AI做音樂,但不是人人都能靠AI音樂賺到錢。

0 評論 3469 瀏覽 5 收藏 10 分鐘

生成式AI的應用是越來越廣泛了。最開始只是文生文,ChatGPT之類的爆發;然后是文生視頻,Sora之類的爆火;然后是Suno之類,無限降低了制作音樂的門檻?,F在只要會寫提示詞,基本上文章、視頻、音樂都是手到擒來的事。那么問題來了:普通人能靠這些簡單的AI工具賺錢嗎?

人人都是音樂家了?

最近,Suno、Udio等AI文生音樂等平臺都進入了大眾視野,幫助很多普通人實現了音樂創作夢想。

我也用Suno改編或創作了幾首音樂,整體使用下來的感覺是:雖然目前技術能力還不成熟,比如部分歌詞識別錯誤、讀音錯誤、對音樂結構不理解等等。

但是,作為自娛自樂、做自媒體賬號或縮短音樂制作時間,還是有很幫助的。

搜索視頻號@一個符號bot 即可聽到這首改編作品《感染 AI REMIX》,主題圍繞疫情的時代記憶展開,原詞來自冷凍街樂隊的《感染》。

但我今天不是來分享如何制作AI音樂的,而是想聊一個現實話題:人人都能用AI做音樂,但不是人人都能靠AI音樂賺到錢。

一、音樂生產方式的演變

我是一個音樂愛好者和業余創作者。

2005年,我還在上初中,出于個人興趣探索,我開始在5sing上下載(盜版?)伴奏,購買簡易音頻設備錄制翻唱歌曲,再自己鉆研Cool Edit、AU等古早軟件進行混音制作,最后發布推廣。

當時,由于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傳統唱片行業被數字音樂不斷沖擊,CD銷量日益下滑,許多唱片公司和音樂人面臨運營困境。

印象最深的,就是2011年王嘯坤數字專輯及同名歌曲《唱片》,表達了一個歌手告別傳統唱片時代的心聲。

一方面,越來越多的音樂人因為數字音樂制作的便利性,大大降低了音樂創作成本,可以獨立負責從詞曲創作、編曲到錄制發行的全流程;

另一方面,普通人也不需要去專業錄音棚或購買錄音設備,就可以錄制自己的作品,并發布到網易云、酷狗等音樂平臺。

2012年起,移動互聯網進入高速發展的黃金十年,市場上開始出現唱吧、全民K歌等平臺,讓PC錄歌正式成為歷史。就此,手機代替了話筒,APP代替了修音制作。

到了2020年,網易云音樂宣布為國內用戶引入Amped Studio中文版數字音頻制作服務,讓音樂創作和制作門檻再一次降低,人們只需要在云端登錄一個賬號,就能隨時隨地進行創作,而不再需要安裝復雜的本地軟件……此后,雖然網易又推出天音等AI創作工具,但個人在使用時仍然感覺不夠智能。

直到Suno、Udio這類AI文生音樂平臺的誕生,徹底顛覆了所有從業者的想象:過去制作一首歌曲,你起碼要經歷寫詞、寫曲、編曲、演唱、錄制等工作。

現在,你只要下個brief,就能快速生產一首音樂,而且悅耳程度可能不亞于一個專業人士的創作。如果算力問題能解決的話,也許音質還會再上一個臺階。

我不知道靠音樂恰飯的專業人士是怎么想的,但作為一個業余創作三年的愛好者,在經歷短暫的興奮之后,我突然覺得音樂創作也變得毫無意義了。

一方面是感受到,學習的腳步永遠跟不上技術的進步,付出的努力和回報不成正比;

另一方面是擔憂:當生產力漲上去之后,每個人都有機會來分錢了,只會加劇內卷競爭。而且,這種擔憂也不僅體現在音樂行業。

二、賺錢靠的不是音樂本身

說完了音樂生產工具的發展歷程,再回頭講講賺錢這件事。

市場上有大量音樂人的謀生手段,是為明星、游戲、品牌和商業活動進行創作,本質上屬于廣告營銷行業。他們作為幕后從業者,談不上多么光鮮亮麗,但想要到達暴富,多少還是有點難度的。

甚至,隨著嘻哈音樂與電子音樂的流行,很多人在流媒體靠出售Beat伴奏賺點“零花錢”,這套模式本質上還是版權邏輯。

這種本來TO C就不太賺錢的事情,現在由于AI文生音樂平臺的出現,好像就更不值錢了。

真正能賺錢的,仍然是明星偶像與經紀公司。其主要來源收入是廣告代言和商業演出,包括參加各類電視與視頻媒體的作秀節目;

此外,隨著國內音樂節和Live House文化的興起,做線下音樂活動也是一個商業前景不錯的市場。

所以,值錢的是人,而不是生產工具或音樂作品。

過去20年興起的網絡歌手們也驗證了這一點,而數字音樂平臺也在不斷探索全新的商業模式。曾經的許嵩、鳳凰傳奇、刀郎等等,都是那個時代紅利的受益者們,只不過現在換成了抖音神曲與紅人。

換句話說,能讓你賺錢的從來不是音樂作品本身,而是你這個人能不能火、有沒有流量價值,以及流量平臺是不是能跟你一起分到蛋糕。

無論是過去的電視選秀節目,還是現在的抖音熱門賬號,本質上都在遵循“造星變現”這一核心邏輯。

音樂只是超級個體與粉絲的觸點之一。如果音樂能把一個人帶火,就可以實現利益最大化。同理,把音樂換成寫作、繪畫、短視頻、直播帶貨和其他什么能力都可以。

詩人王爾德曾說:“銀行家共進晚餐時在談藝術,而藝術家共進晚餐時在談錢?!?/p>

本來這句話,想表達的是金錢與藝術的關系,但是當音樂不再是門檻或音樂人的飯碗時,它就很容易變成金錢的游戲。

三、如何在音樂行業賺到錢?

其實,光靠流量收入,仍然不足以支撐很多獨立音樂人的生存。想要走長遠經營之路,還是要探索更多元的變現路徑。

比如,可以選擇開音樂興趣班,教中產家庭子女學習樂器。有意思的是,我最近和一個琴行教育創業者聊天,他說他們正在開發一款輔導學鋼琴的AI平臺;

而更多有能力的音樂人,則可以選擇成為演出行業的藝人,在短期內快速撈金。

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票務信息采集平臺數據監測與調研,2023年全國演出市場總體經濟規模739.94億元,與2019年同比增長29.30%,達到歷史新高,演出市場整體上行,且仍處于擴張周期。

除票房之外,演出衍生品及周邊收入、演出贊助收入、經營主體物業及配套服務收入、藝術教育服務收入等其他收入總計237.62億元。

換到今天的AI文生音樂時代,我們會發現某些商業本質并沒有變化。

如果一個人本身就是音樂行業的藝人,他可以借助AI文生音樂工具,提高音樂生產效率,形成更廣泛的影響力;

但如果本身是普通人,把AI音樂作為興趣愛好,可能會拉動AI平臺的消費,但未必能解決自己賺錢這一終極難題。

作者:金鑫YOYO;公眾號:一個符號工作室

本文由 @一個符號工作室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Sora文生視頻演示截圖。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