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與商鞅變法

2 評論 2916 瀏覽 11 收藏 22 分鐘

如何把組織打造成“效率機器”?以及“效率機器”的兩重挑戰。

一、效率機器

讀歷史的時(shí)候,把歷史事件映襯到當下的商業(yè)世界中,會(huì )獲得一些有趣的視角。

最近讀戰國史,算是一段各方勢力激烈角逐的亂世,而終結這段歷史的就是秦國。

秦國“奮六世之余烈”,多代人積累實(shí)力之后,用了不到10年滅掉六國,其戰斗力和執行力讓人驚嘆,簡(jiǎn)直就是一臺強勁的“效率機器”。

如果用現代組織管理學(xué)的知識來(lái)深扒當時(shí)秦國超高效率的由來(lái),你會(huì )找到很多,比如:

戰略目標極簡(jiǎn)且清晰,六代人都專(zhuān)注于一個(gè)大戰略;

打造出了集權化的扁平式管理架構,郡縣制使秦國政令能直達社會(huì )底層,秦王一聲令下就能一桿子插到底,有著(zhù)極強的社會(huì )動(dòng)員能力;

此外,高層出戰略,是組織中的“超級大腦”,而被原子化的組織個(gè)體不折不扣地服從和執行,保證了組織極強的執行力;

還有,給予組織中的個(gè)體超出預期的激勵,廢除世卿世祿,獎勵軍功,加官進(jìn)爵完全依據殺敵數量來(lái)決定,同時(shí)嚴刑峻法,動(dòng)輒連坐;

還有對組織外部的人力資源進(jìn)行利誘,“廢井田開(kāi)阡陌”,推行土地私有,鼓勵其他六國的流民來(lái)開(kāi)墾荒地,開(kāi)墾出來(lái)就是你的了,于是六國流民紛紛涌向秦國,秦國獲得了當時(shí)極其寶貴的“流量”資源。

這其實(shí)很容易讓人聯(lián)想到當代商業(yè)世界的“效率機器”拼多多。

秦國與拼多多,八竿子打不著(zhù),但如果放在“如何把組織打造成‘效率機器’這一命題下討論,就會(huì )順理成章。

兩者在不同時(shí)代的某個(gè)階段都獲得了極高的效率和執行力,前者橫掃六國;后者強力擠上“格局已定”的電商巨頭牌桌成為巨頭一極,以“極致效率”著(zhù)稱(chēng),近一年更是因業(yè)績(jì)大幅增長(cháng)和市值超越阿里而受到更廣泛關(guān)注。

一般我們討論一個(gè)組織,會(huì )圍繞其三要素——組織目標、組織結構、組織人員進(jìn)行分析,下面我也大致按照這個(gè)框架展開(kāi)。

二、組織目標

拼多多的戰略目標是消費者第一、高效率、低價(jià),秦國的戰略目標是國君集權、富國強兵。

組織目標不是憑空而來(lái)的,它是依據宏觀(guān)上的外部環(huán)境和微觀(guān)上的內部環(huán)境而產(chǎn)生,兩者組成了我們常說(shuō)的“勢”,組織目標就是建構在“勢”之上的。

拼多多選擇高效率和低價(jià)作為戰略目標已有大量文章進(jìn)行過(guò)解讀,總得來(lái)說(shuō)就是在充滿(mǎn)不確定性的時(shí)代,判斷了之后將進(jìn)入到了消費降級周期,而已有的電商巨頭阿里、京東都在搞消費升級,出現了戰略誤判,拼多多從效率和低價(jià)入手,實(shí)行了低端顛覆。

同樣,戰國時(shí)期是一段激烈殺伐的歷史,充滿(mǎn)了更大的不確定性,秦國戰略目標的選擇也深深植根于那個(gè)時(shí)代的需求。

其實(shí),秦國的戰略目標并沒(méi)有什么新鮮和驚人之處,其他六國也深知君主不能大權旁落,爭奪地盤(pán)就是要靠充足的糧草、強大的戰力,甚至為此也進(jìn)行了改革,比如魏國的李悝變法、趙國的趙武靈王胡服騎射、韓國的申不害變法、楚國的吳起變法。

這些變法里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商鞅變法的影子,像李悝變法,其實(shí)最早廢除了世卿世祿制,也獎勵耕作,還用自己編寫(xiě)的《法經(jīng)》來(lái)規范民眾社會(huì )活動(dòng)。

商鞅入秦時(shí)就帶了一本李悝的《法經(jīng)》,商鞅變法的一些理論依據就來(lái)自于這里。

還有軍功爵制下的“分封”,其實(shí)早在春秋末期晉國就有“下大夫受郡、上大夫受縣”(當時(shí)郡比縣?。?,而楚國也有“楚爵”獎勵軍功。

可以說(shuō),商鞅變法是挑選出春秋、戰國時(shí)代各國變革中最有組織效率的一些措施,圍繞自身組織戰略目標進(jìn)行了組合式創(chuàng )新,并且堅決執行到底。

其他六國也察覺(jué)到了這個(gè)組織目標,甚至往這個(gè)方向改革,為什么就沒(méi)能堅持下來(lái)呢?

一個(g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秦國當時(shí)太落后、太偏僻。

是的,對于當時(shí)變法而言,極度的落后反而讓秦國成為最沒(méi)有包袱、最適合將變法執行到底的國家。

從外部環(huán)境來(lái)看,秦國太落后,從春秋時(shí)期起,東邊的晉,南邊的楚,就把秦國擠壓在戎狄地區,完全沒(méi)有發(fā)展空間。而且,華夏各國更是視“五環(huán)外”的秦人為夷狄,不邀請甚至不允許他們參加當時(shí)的盟會(huì )。

況且,位于關(guān)中腹地的秦國并不能與中原的核心物流通道——黃河真正銜接,從而形成了一個(gè)相對獨立的經(jīng)濟區,對于東方六國來(lái)說(shuō),向西擴張缺少物質(zhì)的憑借。也就是說(shuō),攻擊秦國性?xún)r(jià)比太低了。

所以,秦國即便變法也無(wú)法引起東方六國太大關(guān)注。相反,曾經(jīng)先后建立霸權的魏、楚、齊、趙等在變得強大或得到霸權之后往往面臨國際社會(huì )的聯(lián)合絞殺。

簡(jiǎn)言之,魏、楚、齊、趙都被競爭對手盯得太緊了,競爭對手不允許他們一家獨大,他們也會(huì )因對家的動(dòng)向而動(dòng)作變形,本應休養生息,結果卻耗費國力去打一架。

而從內部來(lái)看,秦國的貴族階層是最弱的。春秋戰國時(shí)期的貴族,爵位世襲,采邑私有,無(wú)功受祿,國君也拿他們沒(méi)辦法,他們甚至還能引起內亂,像田氏代齊、三家分晉、楚國分裂。

而偏僻落后的秦國貴族階層本就不強,商鞅變法前又在各種變故中幾乎自相殘殺殆盡,留下大量土地,成為國君可控制的公田。

對于魏、楚、齊、趙來(lái)說(shuō),分封制下形成的貴族階層是他們賴(lài)以維系統治的基礎,像齊國在齊桓公時(shí)期取得了天下共主的地位,“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就是團結了廣大貴族取得的地位,不會(huì )貿然就對貴族階層動(dòng)刀子。

用現代組織管理學(xué)來(lái)說(shuō),魏、楚、齊、趙等大國都陷入到了各自的價(jià)值網(wǎng)中。

“價(jià)值網(wǎng)”是說(shuō),一個(gè)組織的思維模式由這個(gè)組織積累下來(lái)的經(jīng)驗以及外部的客戶(hù)、競爭對手、供應商等共同決定。這是組織的力量來(lái)源,但也像一張大網(wǎng),把組織的思維牢牢縛住。

大國不僅時(shí)刻緊盯對手的動(dòng)向,動(dòng)不動(dòng)打一架,消耗自身國力制衡對手,而且他們試圖依賴(lài)舊的意識形態(tài)和組織形態(tài)來(lái)解決新問(wèn)題,這使他們問(wèn)題不斷。

比如齊國,最初和魏國大戰,接著(zhù)又趁燕國內亂進(jìn)攻燕國,后來(lái)又聯(lián)合韓魏打擊楚國、秦國,四面出擊,結果最后落得五國伐齊的下場(chǎng),即便后來(lái)田單復國成功,也已元氣大傷。

齊國其實(shí)很多時(shí)候并沒(méi)有占領(lǐng)或統治更多領(lǐng)土的意圖,只是囿于春秋時(shí)期的爭霸思路,只是想打服別人,讓別國承認其“天下共主”地位。這反而造成其軍事、外交從不沿著(zhù)一條線(xiàn)在走,而是戰略目標模糊不清。

相比齊國,楚國有著(zhù)擴張領(lǐng)土的意愿,春秋、戰國時(shí)代一直在擴張,但規模擴張后的治理卻出現了嚴重問(wèn)題。

因為楚國并沒(méi)有適時(shí)轉變期組織形態(tài),還是沿用原來(lái)的思路大行分封,分封太多反而削弱了楚王的直轄力量。

吳起在楚國施行變法后,對楚國貴族勢力進(jìn)行了一些限制,楚國國力有所恢復,但楚悼王死后,強大的貴族勢力立刻叛亂,射殺了吳起。從此,楚國幾乎再也沒(méi)有擴張,一直在消化過(guò)于廣大的疆域。

所以,沒(méi)有價(jià)值網(wǎng)束縛、輕裝上陣的秦國在最初就具備了某種“天時(shí)”因素。

同樣,拼多多從下沉市場(chǎng)起步時(shí),阿里、京東早已占據電商行業(yè)的大半壁江山,不少業(yè)內人士都傾向于認為,電商賽道的競爭已經(jīng)塵埃落定。

阿里、京東緊盯對方的動(dòng)態(tài),一路高歌猛進(jìn),押注消費升級,因為相比于白牌、無(wú)牌產(chǎn)品,品牌能給電商平臺帶來(lái)更多的GMV和更高的利潤率,中低端產(chǎn)品對于他們來(lái)說(shuō)不具有戰略上的性?xún)r(jià)比。

而即便也認同下沉市場(chǎng)的價(jià)值,也贊同高效率、低價(jià)等電商原則,但對于新崛起的拼多多,兩大巨頭并沒(méi)有給予過(guò)多關(guān)注,甚至認為是“流量端的奇淫技巧”,直至拼多多日漸壯大,兩大巨頭也只是分別拿出對表性的產(chǎn)品淘特、京喜來(lái)迎戰,這給了拼多多崛起的時(shí)機。

而當發(fā)現消費降級趨勢日漸明顯,拼多多成為真正的威脅時(shí),巨頭真正想變革,卻發(fā)現規模高達幾十萬(wàn)人的龐大組織難以形成有效管理,人效越來(lái)越低,內部更是利益集團遍布,原有的意識形態(tài)和組織形態(tài)已無(wú)法解決新問(wèn)題。

還有,跟商鞅變法同樣,拼多多的低價(jià)措施也并沒(méi)有太多原創(chuàng ),很多也是把其他企業(yè)的措施拿來(lái)圍繞目標進(jìn)行組合式創(chuàng )新,然后進(jìn)行更極端的測試和選擇。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可以看出,當時(shí)代充滿(mǎn)不確定性,或者面臨大變革時(shí),就進(jìn)入到了某種“逆淘汰”階段:不是誰(shuí)做得更大、更多、更先進(jìn),而是誰(shuí)更堅決、精準觸達目標,犯得錯誤最少,誰(shuí)就能笑到最后。

三、組織結構與組織人員

從組織結構來(lái)看,秦國和拼多多都采用了集權化的扁平式管理架構,這種結構極具動(dòng)員能力和執行力。

商鞅變法的重要舉措之一就是“廢分封,行郡縣”。周朝的分封制是天子分封諸侯,諸侯分封卿大夫,卿大夫對自己的領(lǐng)地(采邑)是有治權的,諸侯還不能干預,采邑的臣民只忠于卿大夫,不必忠于諸侯(國君),這樣的架構效率和執行力就無(wú)從談起。

商鞅變法后,不論血統論軍功,按軍功大小重新確定尊卑貴賤及爵位俸祿。而且,即便封爵,對自己的封地也只有財權,并無(wú)治權,也就是只能收稅。

原先屬于貴族的那些臣民被重新編組,歸皇帝任命的地方官管理,變成直屬?lài)木帒?hù)。

所以,秦王一聲令下就能一桿子插到底。

但集權化扁平結構非常依賴(lài)“人治”,與之相匹配的是最高層決策者作為“超級大腦”來(lái)制定戰略,指明方向,而最底層的民眾被分離出所有組織,作為原子化的個(gè)體不需要有太多見(jiàn)解,排除掉外界所有干擾,高度服從上層領(lǐng)導者。

商鞅最初見(jiàn)秦孝公時(shí)說(shuō)了這樣一句話(huà):

“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見(jiàn)非于世;有獨知之慮者,必見(jiàn)敖于民。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見(jiàn)于未萌。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lè )成。論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謀于眾?!?/p>

其實(shí)意思就是,普通人習慣于他們所習慣的那種生活方式,而專(zhuān)家學(xué)者們的見(jiàn)解,又往往局限于他自己專(zhuān)業(yè)的那個(gè)狹小的知識領(lǐng)域。這兩種人,教他們在他們的位置上,遵照規定,處理刻板事務(wù),是上等人選。但不能跟他們討論大計方針、政綱政策。智慧的人指出方向,平凡的人實(shí)踐執行。

所以商鞅認為不讀書(shū)沒(méi)有文化、淳樸務(wù)農、守法的“愚民”才是最好的管理對象。

拼多多的公司層級只包括一級主管、二級主管、小組長(cháng)和員工。而據晚點(diǎn)LatePost報道,其基層員工的工作狀態(tài)像一個(gè)個(gè)原子,獲得的信息權限很小,工作指標被拆得極細,執行也就圍繞一兩個(gè)指標而來(lái)。拼多多全員交流采用花名,甚至不知道真名和性別。

拼多多從面試環(huán)節就在篩選適配組織的務(wù)實(shí)、高效率、高執行力人員,為了賺錢(qián)可以犧牲一些個(gè)人自由度,能接受高壓、絕對服從的人才能留下來(lái)。

哪怕領(lǐng)導做了某項決策,需要把某個(gè)人調離上??偛咳ネ馐¢_(kāi)辟業(yè)務(wù),這個(gè)人也會(huì )迅速服從安排,搬家到外省做之前不怎么熟悉的工作,在拼多多這樣的人并不在少數。

事實(shí)上,“效率機器”不只是把人力資源“原子化”,幾乎所有資源都會(huì )被拆解到最細,進(jìn)行原子化的調用和組合,以謀求效率最大化。

比如秦國,其實(shí)已經(jīng)就有非常精細的“數目字管理”,養牲畜就有12項考核指標,甚至犯人也被分成了26個(gè)等級,每個(gè)等級的口糧都有微小的差別。每個(gè)人也被量化為國家機器中的一部分,以便作為人力資源來(lái)調用。

甚至秦國軍隊的作戰也被進(jìn)行了極簡(jiǎn)的拆解,任意一人只需要進(jìn)行半小時(shí)訓練,就能成為秦軍重弩兵中的裝填手,用腰腿的力量,把重弩的弓拉開(kāi),裝上箭之后,再交給射手去發(fā)射。而射手專(zhuān)門(mén)負責瞄準和發(fā)射。

相比之下,要成為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團隊中的一員,要先學(xué)會(huì )騎馬,至少3個(gè)月,再學(xué)拉弓3個(gè)月,訓練半年消耗的草料和糧食再算進(jìn)去,比秦國的成本和效率高了相當多,很難進(jìn)行大規模復制。

拼多多也把平臺商家進(jìn)行了原子化拆解,以前淘寶的皇冠店鋪、大品牌旗艦店,在拼多多變成了模糊掉店鋪和品牌的一個(gè)個(gè)SKU,商家產(chǎn)品獲得流量的多寡純粹以?xún)r(jià)格高低判定,無(wú)異于是對店鋪和品牌進(jìn)行的一次“廢除世卿世祿和軍功爵制度”。

但這也意味著(zhù),被拆解的店鋪和品牌不僅失去了定價(jià)權,也失去了與平臺抗衡的能力。除此之外,商家也被平臺強控制,平臺甚至還上線(xiàn)“自動(dòng)跟價(jià)”功能,隨時(shí)調低商家的商品價(jià)格,以保持最低價(jià)。

商家作為平臺的競爭資源被原子化切割,然后精細化運作,以便高效調用進(jìn)行慘烈的攻伐。

此外,在對人的獎懲上,“效率機器”給予遠超個(gè)體預期的激勵和懲罰。

秦國是一手拿軍功章,一手拿狼牙棒,獎勵之豐厚和法律之嚴苛不用贅述。秦法鼓勵鄰里互相告發(fā),但并沒(méi)說(shuō)需要證據,甚至制裁誣告的法律也沒(méi)有,以致商鞅最后被誣陷謀反都沒(méi)有辯護權,有口說(shuō)不清。

這有點(diǎn)像“僅退款”功能,并不需要什么證據,商家也沒(méi)有任何解釋機會(huì )。

這種獎懲方式在管理學(xué)上其實(shí)有章可循。1957年,美國心理學(xué)家麥格雷戈在《企業(yè)中人的方面》一文中提出,人的本性是懶惰的,厭惡工作,絕大多數人胸無(wú)大志,缺乏進(jìn)取心。唯一的辦法是經(jīng)濟利益為主要激勵手段和采取嚴厲的懲罰制度。

它假設“人性本惡”,因此認為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胡蘿卜加大棒”。

其實(shí)除了威逼和利誘之外的第三種方式是信仰,它假設人有善意的部分且能被不斷激發(fā),但用價(jià)值觀(guān)和文化輸出方式激發(fā)人的善意非常不效率,因此一般會(huì )被“效率機器型組織”摒棄。

四、兩重挑戰

大秦帝國為什么二世而亡?

我看到了很多解釋?zhuān)热缬腥苏J為秦國這種模式其實(shí)是一種“計劃經(jīng)濟”模式,只適用于戰時(shí)狀態(tài)。而且隨著(zhù)戰爭結束和統治范圍的擴大,信息的數量和復雜度爆炸性增長(cháng),這是當時(shí)的技術(shù)條件處理不了,再高明的超級大腦也會(huì )癱瘓。

而能處理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多樣性和復雜性的恰恰是各種自由博弈和松散的組織,組織間競爭是經(jīng)濟得以高效運行的組織基礎,秦國恰恰消滅了各種組織,消滅了社會(huì )發(fā)展的活力和潛力,所以導致了崩塌。

還有人認為,秦國即便打贏(yíng)了,也仍然忽視“無(wú)效率”的社會(huì )道德建設和文化建設。

還有各種解釋?zhuān)灰灰幻枋?。但這說(shuō)明,我們通常認為的超高效率甚至極致效率不完完全全就是好事,任何事物都有其兩面性,組織是各種因素相互博弈和平衡的結果,偏用或偏廢任何一種因素都會(huì )帶來(lái)一定的后果。

比如效率與公平,就存在博弈關(guān)系。

經(jīng)濟學(xué)認為,效率只是相對于那些參與決定的人而言的,比如兩個(gè)人來(lái)考慮我們這個(gè)企業(yè)的利潤最大化,只要這兩個(gè)人能達成協(xié)議,能實(shí)現他們兩人之間利益的帕雷托最優(yōu),就是有效率的方案,如果其他人沒(méi)有參與決策的過(guò)程,這個(gè)決定的效率可能沒(méi)有反映他們的利益。

拼多多的極致效率不是商家的效率,如果商家因為激烈競價(jià)而使商品質(zhì)量變差,也不會(huì )是消費者的效率,只會(huì )是拼多多的效率;Manner咖啡想用最少的人實(shí)現最大化盈利,如果工作人員壓力過(guò)大,跟顧客激烈沖突,就不是員工和顧客的效率,只是Manner的效率。

還有,效率與可持續發(fā)展,也存在博弈關(guān)系。

一家企業(yè)必須提高效率才能適應此時(shí)此地的環(huán)境,才能生存和發(fā)展;但是它的效率越高、對此時(shí)此地環(huán)境的適應越好,它對未來(lái)環(huán)境變化的適應能力就越差,它的長(cháng)期適應能力也就越差。

比如之前阿里、京東消費升級,把大品牌看得最終,其實(shí)就是為了更多的GMV,是營(yíng)收的效率,下沉市場(chǎng)和消費降級作為“無(wú)效率”的版塊被兩者輕視,從而也失去了探索更多可能性的機會(huì )。

這兩點(diǎn)是效率型組織在達到一定發(fā)展階段后必須面對的挑戰。

作者:浩然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作者【商隱社】,微信公眾號:【商隱社】,原創(chuàng )/授權 發(fā)布于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未經(jīng)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lái)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xié)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guān)注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非常棒

    來(lái)自北京 回復
  2. 有意思

    來(lái)自廣東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