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大廠變小了

1 評論 2416 瀏覽 12 收藏 16 分鐘

目前來看,大廠們普遍在走向收縮,一方面收縮業務邊界,一方面則是進行人員精簡和優化。怎么看待大廠“變小”的這一趨勢?不妨跟著本文的視角來做一次洞察。

大廠們,都在收縮。

一方面,收縮業務邊界。

3月20日,永輝超市發布《關于股東減持股份計劃公告》,公告顯示,減持1%股份后,京東系公司將持股永輝不超過12.39%。雖然減持比例并不大,但卻能側面說明京東領導層對實體零售的意興闌珊。

京東不是第一個做出類似選擇的大廠,此前,阿里直接被曝出將旗下實體零售盒馬、銀泰、大潤發等相繼出售,阿里集團董事長蔡崇信談及此也毫不避諱,其表示,“他們不是核心的聚焦業務,阿里退出也是合理的。但考慮到當前的市場情況,退出可能需要時間去實現?!?/p>

事實上,進入新年以來,大廠們都在爭相做減法?!敖当驹鲂А?、“去肥增瘦”等“互聯網黑話”也不斷刷屏。曾經的一個個商業帝國,都在致力于將自身做小,常見的做法也基本都是縮減非核心業務,聚焦到核心業務之上。

另一方面,也在人員上進行精簡和優化。各個公司財報中的員工數量,在這兩年下滑的居多。

大廠變小,正在成為一個趨勢。為此,我們和大廠里現在以及曾經的一些員工聊了聊,來看看他們眼中的這場互聯網大廠這兩年的變化,以及大廠自身的轉向與影響。

一、大廠人給自己找退路

“最近大廠人真的是都在拼命找出路?!?/strong>

小王曾經是騰訊和阿里兩家大廠的員工,去年夏天,她從9年的大廠經歷中脫離,聊起如今的大廠形勢時,小王一邊感嘆自己終于“找回生活”,一邊又掩飾不住自己的無奈。

“很多還在職的同事已經在各個招聘平臺想著后路了,特別是看到前幾天飛書一下子裁了那么多人以后”。

圖源:脈脈

3月底,有消息爆料稱飛書將裁員20%,以5000人為基底計算,這次裁員可能波及到了千人以上。

在談到這些大廠在職員工的現狀時,小王說,現在很多朋友想去找個外企養老,想過那種每天晚上六七點上班的生活,“這次清明節我和那些同事聚餐,有的想創業,有的想做自媒體,但是又都不敢脫產做,年齡也尷尬,有時候想橫下心,結果看看現在的就業市場,一下子就沒心氣了?!?/p>

比起被裁員工,一些目前仍然在任的大廠員工則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

從外企到大廠,在聊起任職的經歷時,阿旭卻是有些后悔?!罢f實話,剛開始以為進了所謂的大廠,結果發現其實底子還是民營企業那套,流程混亂,相比起來,外企規則和流程要更清晰,任務分配和人力分配也更合理。

阿旭的一位朋友后來被調去盒馬任職,而在這次市場傳言中,被阿里出售的盒馬正是阿里在新零售戰略上發起調整的主力軍。

一方面,他過去的“想法”真的得到了實踐,但同時也和小梁一樣,他的朋友感受到了壓力,“他跟我說在盒馬上班最大的感受就是忙的忙死,閑的閑死,以前部門最經典的派活流程就是在群里店長@副店長,副店長@主管,主管再去部門群里@師傅,師傅再傳達給小二,一層一層的傳話筒,效率極低。也難怪做不起來?!?/p>

“他雖然是個所謂的管理層,但是也就是個小領導,人微言輕,看得到問題也沒什么辦法去解決?!?/strong>

不止盒馬,對于阿里幾乎肯定將重新調整新零售戰略的做法,阿旭表達了贊同,“我是覺得,有的時候該割舍的確實應該割舍,站在集團的角度,現在再不拼,真的會被拼多多越甩越遠的?!?/p>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第二天,蔡崇信與挪威主權財富基金的一次對話被推上熱搜,其中,蔡崇信對阿里巴巴“落后”的反思,與阿旭的這番說法,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交相輝映”了。

二、戰略搖擺,應屆生望而卻步

用“城外的人想進去,城里的人想出來”來形容大廠如今的處境再合適不過了。

在如今的就業形勢下,盡管大廠們也似乎動蕩不安,但對于許多大學畢業生來說,這擋不住他們想“赴廠進修”的熱情。

以字節為例,作為近年來風頭最勁的大廠,字節近年來幾乎無往不利,這也讓一些畢業生幾乎有些“趨之若鶩”。然而,在剛剛與字節簽下三方合同后,偉文卻收到了前輩的告誡,讓他有些“晴天霹靂”。

“我是去年秋招簽的朝夕光年,結果一進來就趕上了大動蕩,當時是覺得還不是很明朗,想著過一段時間再說”。

據悉,朝夕光年是字節跳動游戲部門,在2019年1月成立,在發展初期花費了高價購買了大量子公司,比如2019年3月就以1.1億元收購上海墨鹍(三七互娛子公司)。此番對游戲業務的裁撤,游戲業務的投入與回報長期不成正比,被認為是主要原因。

以朝夕光年的標桿產品《晶核》《星球:重啟》為例,七麥數據顯示,《晶核》上線以來,排名、收入均呈現高開低走趨勢,留不住用戶,意味著字節為其付出的買量成本難以沉淀,反倒背負長期運營成本壓力。

圖源:七麥數據

梁汝波也認為,雖然游戲業務取得了一定成績,但過去幾年字節游戲追求“大而全”,項目不聚焦,資源分散,應該把精力和資源投入到更基礎、更創新、更有想象力的項目。

然而,在3月,字節又宣布不會完全放棄游戲市場,而是通過戰略調整,將游戲業務回歸到了孵化狀態,同時也對游戲業務組織架構進行了相應的調整。

“給我搞怕了,我也不敢去字節了,感覺太動蕩?!?/p>

三、低效無序,大廠更聚焦“主業+”

和偉文一樣,就在簽約的前夕,他的室友被一個老員工給“勸退”了,“那個老員工跟我說,目前平臺這邊裁的人挺多的,像飛書、火山和游戲什么的都已經裁了一遍了。我們生活服務這一塊就不太理想,現在生活服務這塊已經成了網格員了,讓我們故意負責各個街道?!?/p>

在小紅書上,有自稱為字節跳動的員工表示,生活服務部門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群龍無首,用員工的原話講是“無頭蒼蠅一樣,亂忙?!薄懊刻靵砹司涂匆娨欢讶嗽诖髽巧舷麓蹬A奶??!?/strong>

有員工表示,我理解的生活服務其實不是什么核心的賺錢部門,更多是做用戶規模和留存的部門,一個去年入職的姐姐說,她入職1年了沒聽到什么核心的策略,領導一直在強調目標是成功,至于具體是要用戶規模還是盈利規模,還是支付規模還是核銷規模,沒有什么具體的目標。

據一位字節相關人士透露,事實上,字節的生服板塊從朱時雨走后,業務長期搖擺不定,人心不齊,更夸張地說,“春節后近乎停擺”。而在變動開始后,大規模一刀切、大規模名單制溝通都透露出了對生服原管理團隊的不信任?!皬腍R側到業務LD側,基本沒啥溝通,空降商業化管理層,直接圈人圈名單,不管過往好壞和實際情況,挺武斷的?!?/p>

巧合的是,就在聊完的當天晚上,就有消息傳出字節將裁撤整個酒旅事業部,完全回退到2022年的生活服務模式。而2023年的嘗試,被浦燕子全盤否定。

盡管此后該內容遭到抖音方面的否認,但字節在生活服務上的戰略似乎確實正在極速調整。小紅書上甚至有員工反映,“干了6年電影的同學去掃街搞餐飲了,干了8年的酒店同學去掃街搞商場了”。

一個商戶告訴我們,在美團,他只需要交上千年費,上好團購套餐,再搞搞好評就可以等著客人來了,而在抖音,他不僅需要上團購搞好評,還要自己做視頻,還要找達人來做視頻,就差自己開直播了,結果直播還要實名制,但是現在的員工根本不愿意把自己唯一的實名給公司用,最后結果量還不到美團一半多。

四、大廠瘦身,一陣風,但是萬能藥嗎?

從前兩年,各大大廠就已經放出了瘦身的風聲。

在2022年底騰訊內部的員工大會上,馬化騰直言“一些業務該砍掉就砍掉”,于是,2023年2月,騰訊XR部門變更發展路徑;3月,NFT交易軟件幻核APP停擺;到下半年,9月的企鵝FM、10月的騰訊待辦、12月,NOW直播相繼停止運營,就連騰訊動漫也出售給閱文集團。

騰訊的這一系列操作正是公司重新聚焦到社交的信號,其中,尤以社交電商最有代表性。眼看著抖音、快手們的內容電商勢頭越來越兇猛,同為短視頻平臺的視頻號已經被甩下了幾個身位,在這種情況下,馬化騰想要砍掉繁雜業務聚焦熱門賽道,這一點在2024年被貫徹了下來,年初,馬化騰再次將視頻號單獨拎出,喊出“大力發展直播電商”的口號。

阿里則是在去年開啟的1+6+N后,陷入了長達一年的戰略動蕩期,在這期間,阿里甚至短暫地被拼多多拽下中國電商一哥的椅子,雖然此后反超回來,但三年前還8倍于拼多多的市值被追至差距微末,也難怪5月份阿里在放棄達摩院自動駕駛后,又在管理層換屆后接連傳出放棄盒馬、銀泰、餓了么的消息。

BAT的另一位——百度則相對來說動作較小,但其在2023年也決定終止持續了三年的購買YY直播的交易。事實上,這一年的百度也因為文心一言而吸睛眾多,人工智能正是百度的著重發力點。

此外,網易在去年7月宣布停運旗下短視頻平臺知識公路,在該領域這個產品影響力薄弱。

五、寫在最后

阿里、字節,美團紛紛聚焦“主業+”。騰訊精簡XR業務線,變更硬件發展路徑。小紅書關閉自營電商平臺小綠洲。京東關閉印尼和泰國站。大廠在戰略擴張與收縮的步伐選擇,整體是一致的。

站在公司的視角,裁撤非核心業務,聚焦核心業務本就是流量存量時代無可奈何的應時之選。

但從管理的視角看,每個公司在發展到一定規模以后,都會遇到組織制度僵化的問題,大廠更是如此。對于有的大廠而言,內部溝通效率低下造成的影響,比公司大戰略偏移造成的影響恐怕不遑多讓。

對于有的大廠而言,不改進自身而只是持續不斷戰略搖擺,會讓眾多將公司視為“職場目的地”、“人生彼岸”職場er們,對其失去信心,也會給員工們更多的壓力。最終,對于企業的長期發展不一定有利。

對于人來說,瘦身也需要講究技巧。追大潮隨大流,一味只要瘦身的結果,不講方式方法,容易給自己帶來更多的負擔。對于大廠們的管理改革亦如是,如果瘦身的路上,朝令夕改,無法慎重地做出有定力的策略和方案,那帶來的副作用,也夠一個個客戶和打工人們喝一壺的了。

就像蔡崇信說的,即使是大廠,真正的客戶,也永遠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作者:光塵;編輯:釗

來源公眾號:奇偶派(ID:jioupai),講述商業故事,厘清商業邏輯,探索商業模式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奇偶派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互聯網大廠即使一再“變小”,也抵不住成千上萬畢業生想要進去的心。

    來自浙江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