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書(shū)們,搶上搜索「末班車(chē)」

0 評論 2776 瀏覽 11 收藏 29 分鐘

數年前,國內互聯(lián)網(wǎng)圈還有BAT的傳說(shuō),百度依靠搜索成為巨頭之一。而在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因為APP之間信息的封閉,大家都在發(fā)力自己的搜索功能,也衍生出了不少替代搜索的用法。這篇文章,我們來(lái)看看現在的“搜索玩家們”,都身處什么樣的位置?

2000年,李彥宏和徐勇在北京中關(guān)村創(chuàng )立百度。自成立以來(lái)的24年里,百度經(jīng)歷了從搜索巨頭到移動(dòng)和AI領(lǐng)導者的戰略演變。

成立之初,百度將自身定位為一家以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為主的企業(yè),2005年,百度迅速擊敗雅虎、谷歌中國成長(cháng)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彼時(shí),其戰略重點(diǎn)是在B2B市場(chǎng)提供搜索引擎服務(wù)。隨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的發(fā)展,百度逐漸轉向B2C市場(chǎng),并成為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提供商。這一階段,百度通過(guò)提供精準的搜索服務(wù),積累了大量用戶(hù),形成了流量帝國的基礎。

隨著(zhù)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的到來(lái),百度開(kāi)始將重點(diǎn)從PC端轉移到移動(dòng)端,推出了一系列的移動(dòng)應用和服務(wù),以適應用戶(hù)行為的變化。同時(shí),也開(kāi)始探索多元化的業(yè)務(wù),包括電商、社交等領(lǐng)域。試圖通過(guò)強大的搜索基礎拓寬交互場(chǎng)景,再通過(guò)豐富勾連的場(chǎng)景反哺搜索。

在這段發(fā)展歷程中,百度建立起了一個(gè)完備且精密的全文搜索引擎,除網(wǎng)頁(yè)文字外,百度還提供了多種搜索產(chǎn)品和服務(wù),以滿(mǎn)足用戶(hù)的細分需求,如圖片搜索、新聞搜索、地圖搜索等。

根據Statcounter Global Stats提供的數據,到2023年,全球搜索引擎市場(chǎng)規模已經(jīng)超過(guò)1000億美元,其中谷歌和百度兩家公司占據了超過(guò)80%的市場(chǎng)份額。而在中國搜索引擎市場(chǎng)上,百度也長(cháng)期霸榜,市場(chǎng)份額動(dòng)輒超過(guò)80%,幾乎將整個(gè)市場(chǎng)搜刮殆盡。

其實(shí)這每一步棋都沒(méi)有走錯。然而,從最近五年,尤其是最近三年來(lái)看,關(guān)于百度搜索“是否領(lǐng)先于當下,落后于未來(lái)”的討論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甚囂塵上。

事實(shí)上,近年來(lái),國內的搜索格局正在悄然發(fā)生著(zhù)改變。一邊,盡管百度仍然保持著(zhù)對360搜索、搜狗搜索等老對手的完全壓制。但在面對社交巨擘小紅書(shū)、抖音、微信們的強力沖擊時(shí),百度卻一時(shí)很難完全對位上。市場(chǎng)中呼喚“三大新搜索革命”的聲音此起彼伏。另一邊,AI技術(shù)破浪而來(lái),如何吃上這一波紅利也是每一個(gè)搜索人在思考的問(wèn)題。

在面對行業(yè)競爭成敗的問(wèn)題時(shí),李彥宏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顛覆有可能來(lái)自比我們體量大的企業(yè),但是更可能來(lái)自比我們體量要小的企業(yè)。我在做的過(guò)程當中永遠都在跟比我大的對手在競爭,這個(gè)我不怕。反而是那些你平時(shí)沒(méi)有關(guān)注到的,你覺(jué)得這東西其實(shí)沒(méi)什么,但是其實(shí)你的判斷是錯的”。

當我們站在這樣的視角,信息與搜索是組成互聯(lián)網(wǎng)的基礎要素,搜索與信息需求則是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的基礎需求。再來(lái)看待現如今仍在不斷持續的搜索行業(yè)競爭,會(huì )發(fā)現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的搜索戰爭遠未停止,而且永遠不會(huì )停止。

現在的“搜索玩家們”,又都身處什么樣的位置?

01 新勢力成為搜索新選擇?

往昔戰場(chǎng),鐵馬冰河入夢(mèng)來(lái);今朝沙場(chǎng),電波光陣織虛開(kāi)。

搜索戰場(chǎng)日新月異,用這句話(huà)來(lái)形容如今的搜索市場(chǎng)頗為恰當,原因在于越來(lái)越多人發(fā)現,自己使用百度搜索的頻次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抖音、小紅書(shū)、微信們在自己搜索時(shí)使用的次數明顯增多。

以其中表現最亮眼的小紅書(shū)為例,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小紅書(shū)與其他幾個(gè)新媒體平臺一起,去重活躍用戶(hù)規模達到了10.88億,滲透率達到88.9%。雖然這個(gè)數據是幾個(gè)平臺總和的,但可以看出新媒體平臺整體的用戶(hù)基數非常龐大。

“如果你是一個(gè)正在準備考研的大三學(xué)生,對考研的相關(guān)流程和準備事項并不熟悉,你會(huì )在哪個(gè)平臺進(jìn)行檢索?”奇偶派將這個(gè)問(wèn)題拋給了50個(gè)大學(xué)生,其中28個(gè)選擇了小紅書(shū),16個(gè)選擇了百度,還有5個(gè)選擇了其他軟件平臺。而詢(xún)問(wèn)他們在四年前準備高考時(shí)選擇用什么搜索,其中通過(guò)百度了解的高達38人,從占比76%到32%。似乎,百度在年輕人群體對特定問(wèn)題上的搜索需求所占權重明顯下降。

當被問(wèn)及原因時(shí),我們聽(tīng)到的最多的回答是“方便”。大四學(xué)生蔣力告訴奇偶派,“我們現在基本都把小紅書(shū)當百度來(lái)用,因為它比百度方便不少,百科看百度,生活看小紅書(shū)嘛”。

我們打開(kāi)小紅書(shū),搜索“考研”相關(guān)字樣,顯示共有1263萬(wàn)篇以上的筆記,且界面將會(huì )自動(dòng)給到關(guān)于考研的各類(lèi)“親身體驗”。

小紅書(shū)截圖

把同樣的詞條在百度搜索中打出來(lái),獲得的結果如下:

排在前列的幾乎都是考研相關(guān)機構的廣告,只有向下拉一段距離,才能在一系列廣告之間找到夾在中間的一些“考研經(jīng)驗”、“考研常識”。

百度APP截圖

曾幾何時(shí),便捷度一直是百度主打的特點(diǎn),但如今顯然在很多人眼中,小紅書(shū)才是最佳選擇。而百度則成了“亂花漸欲迷人眼”的那一位。

事實(shí)上,客觀(guān)上,小紅書(shū)如今已經(jīng)擁有了相當大的用戶(hù)基礎,且其中大多是年輕、有活力,擁有更旺盛搜索意愿和更強大搜索潛力的群體。

據統計,目前,小紅書(shū)月活用戶(hù)已經(jīng)達到2.6億,日均搜索查詢(xún)量接近3億次,60%用戶(hù)會(huì )主動(dòng)搜索信息。90后占比達70%,一二線(xiàn)城市用戶(hù)占比達50%,男女比例為3:7,且分享者就有6900萬(wàn)。小紅書(shū)總日均筆記曝光量達到了300億次。

根據艾媒咨詢(xún)的數據,2022年度通訊社交類(lèi)別的APP市場(chǎng)月活數據中,小紅書(shū)已經(jīng)來(lái)到第四名,僅次于微信、QQ和微博,要知道前三者都是“非富即貴”,要么是“老資格”,擁有深厚的用戶(hù)基礎,要么是在社交以外還有其他諸如支付、資訊等用戶(hù)聯(lián)系度更加緊密的功能。

圖源:艾媒咨詢(xún)

甚至有人指出,小紅書(shū)想要打造的新人設,正是要讓年輕用戶(hù)“遇事不決問(wèn)小紅書(shū)”,這無(wú)異于代表著(zhù)小紅書(shū)正在從用戶(hù)心智上侵蝕百度的基本盤(pán)。

在這一點(diǎn)上,抖音和小紅書(shū)有異曲同工之妙。無(wú)論是小紅書(shū)還是抖音,它們在搜索頁(yè)面的結構布局幾乎一樣。

以小紅書(shū)為例,進(jìn)入到小紅書(shū)的搜索界面,在搜索欄下方會(huì )分為歷史記錄、猜你想搜、小紅書(shū)熱點(diǎn)三大板塊,分別對應習慣、喜好、大眾。其中,歷史記錄負責幫助用戶(hù)快速找到之前搜索過(guò)的內容,主要目的是喚醒用戶(hù)搜索意識,提高用戶(hù)的搜索效率,幫助用戶(hù)回顧之前的興趣點(diǎn),繼續探索相關(guān)話(huà)題。

小紅書(shū)截圖

而猜你想搜是一種基于算法推薦的功能,它根據用戶(hù)的瀏覽歷史、搜索習慣和偏好來(lái)預測用戶(hù)可能感興趣的搜索內容。小紅書(shū)的產(chǎn)品標簽是“貼近生活,有溫度”,這幫助其在生活服務(wù)方面更能吸引普通用戶(hù)群體。同樣,抖音也通過(guò)這一功能為用戶(hù)提供個(gè)性化的搜索建議,增加用戶(hù)粘性。

熱點(diǎn)資訊則反映了當前的熱門(mén)話(huà)題或流行趨勢,它吸引用戶(hù)關(guān)注和參與到社會(huì )熱點(diǎn)事件中去。抖音和小紅書(shū)都包含這樣的功能,以增強用戶(hù)參與感和時(shí)效性。

可以說(shuō),小紅書(shū)們是把準了現如今網(wǎng)友們的脈,而百度則有點(diǎn)跑偏了。

02 內容化、商業(yè)化找平衡,小紅書(shū)們擁有“新手福利”

眼見(jiàn)百度作為傳統搜索引擎的護城河之深,小紅書(shū)另辟蹊徑。

對于小紅書(shū)來(lái)說(shuō),其獨特的社區感和用戶(hù)生產(chǎn)內容(UGC)生態(tài),為用戶(hù)提供了不同于傳統搜索引擎的體驗。

相比起百度提供的廣泛信息檢索服務(wù),小紅書(shū)提供的內容更為垂直和深度。

用戶(hù)在使用小紅書(shū)時(shí),往往是為了尋找特定的生活方式、消費品推薦或是旅行攻略等具體內容。譬如美妝、時(shí)尚穿搭、美食等,主要內容為用戶(hù)生成的前提下,保證了平臺每天都能獲取實(shí)時(shí)、貼近生活的海量信息。許多用戶(hù)將這些領(lǐng)域的小紅書(shū)視為“種草”和“拔草”的決策參考,這種專(zhuān)業(yè)性和深度是傳統搜索引擎難以比擬的。恰巧,這正是百度的短板。

實(shí)際上,作為傳統搜索引擎,百度過(guò)去更多地扮演橋梁的角色,核心功能是連接用戶(hù)與信息,它們通過(guò)索引互聯(lián)網(wǎng)上的內容,將二者連接起來(lái),但本身并不具有創(chuàng )作功能。隨著(zhù)信息量爆炸性增長(cháng),需要處理的數據越來(lái)越多,承壓越來(lái)越大,導致搜索結果中充斥著(zhù)大量不相關(guān)或低質(zhì)量的內容,使得用戶(hù)難以快速找到所需信息。

圖源:建站寶盒

百度不是沒(méi)有意識到自身生產(chǎn)內容有限,它多年前就推出了自媒體內容創(chuàng )作平臺百家號,旨在模仿微博。然而,百家號在內容分發(fā)策略上,采用了“智能搜索+智能推薦”雙引擎驅動(dòng)模式。這意味著(zhù)用戶(hù)看到的內容是高度個(gè)性化的,而百度曾經(jīng)的特點(diǎn)就在于“大而全”,百家號走的精細路線(xiàn)放在“大而全”調性已經(jīng)養成十數年的平臺上顯然有些水土不服。

用戶(hù)使用百度,通常是需要得到答案,而非過(guò)程,這就造成同樣一篇文章,百家號常常出現刷評論的注水行為,很難調動(dòng)起用戶(hù)討論的積極性,營(yíng)造不了討論氛圍。

另一方面,社交平臺如微信、抖音等形成了自己的內容生態(tài)系統,用戶(hù)可以在這些平臺上完成從內容獲取到交流分享的全過(guò)程,而不需要跳轉到其他搜索引擎,這種閉環(huán)生態(tài)對百度主要依靠的“搜索—點(diǎn)擊—答案”的鏈接式方案構成了極大挑戰。

如果說(shuō)內容生態(tài)是小紅書(shū)們差異化優(yōu)勢所凝聚的利刃的話(huà),那百度自己的問(wèn)題在于親手撕開(kāi)了口子,其越來(lái)越令人感到不適的原因在于廣告和商業(yè)內容的過(guò)度泛濫。

2月底,百度公布2023年財報,公司2023年全年總營(yíng)收1345.98億元,其中廣告業(yè)務(wù)收入占比超半。在百度核心收入中,在線(xiàn)營(yíng)銷(xiāo)業(yè)務(wù)提供的收入占比超過(guò)七成,在線(xiàn)營(yíng)銷(xiāo)業(yè)務(wù)的顯著(zhù)增長(cháng)的同時(shí),智能云等非在線(xiàn)營(yíng)銷(xiāo)業(yè)務(wù)也實(shí)現了增長(cháng),都將百度在廣告營(yíng)銷(xiāo)上的投入,以及利潤表中對廣告營(yíng)銷(xiāo)的依賴(lài)展現得淋漓盡致。

搜索本身無(wú)法產(chǎn)生收入,產(chǎn)生收入的是搜索附加的服務(wù),廣告業(yè)務(wù)作為百度的營(yíng)收支柱,在撐起其業(yè)績(jì)時(shí),也在另一方面對百度的用戶(hù)體驗感造成負面影響。

百度的算法更傾向于推廣付費內容,而非完全基于內容的質(zhì)量和相關(guān)性。當用戶(hù)搜索相關(guān)信息,搜索引擎卻將廣告置于結果的顯著(zhù)位置時(shí),對用戶(hù)搜索效率和用戶(hù)體驗感來(lái)說(shuō)都不是什么好事。

在廣告投放上,百度通常有兩種模式:搜索廣告和信息流廣告。搜索廣告的優(yōu)勢在于其廣泛的覆蓋面、針對性強、按效果付費以及管理的靈活性。這意味著(zhù)廣告主可以根據用戶(hù)的搜索關(guān)鍵詞來(lái)精準定位潛在客戶(hù),并且只在用戶(hù)點(diǎn)擊廣告時(shí)支付費用,這對廣告主來(lái)說(shuō)是不錯的服務(wù),但卻對用戶(hù)的搜索時(shí)間造成了大量的消耗。

如何更好地平衡商業(yè)化釋放和用戶(hù)體驗感,給百度提了個(gè)不大不小的難題。

圖源:百度營(yíng)銷(xiāo)

實(shí)際上,遇到這個(gè)難題的也不止百度,小紅書(shū)現在也正走在追逐商業(yè)化的道路上,“搜索特別重要,搜索的價(jià)值在小紅書(shū)上也特別高?!眹浢缞y品牌東邊野獸創(chuàng )始人何一說(shuō),他們已經(jīng)將小紅書(shū)上的搜索行為,列為公司接下來(lái)要重點(diǎn)推進(jìn)的功能。

而小紅書(shū)COO柯南也證實(shí),“我們商業(yè)化建設的路徑和節奏,是沿著(zhù)社區生態(tài)里生長(cháng)出浮現出的商業(yè)需求建設的,小紅書(shū)會(huì )沿著(zhù)搜索這條線(xiàn),繼續去深挖平臺上的各種商業(yè)價(jià)值”。

在接下來(lái)的探索中平衡好PGC(專(zhuān)業(yè)生產(chǎn)內容)與UGC(用戶(hù)生產(chǎn)內容)的占比,對于以UGC為主的小紅書(shū)而言,或許難度不亞于“一張白紙”的百度。

此外,小紅書(shū)的信息覆蓋面相對較窄,主要集中在特定的興趣領(lǐng)域,不適合進(jìn)行廣泛的信息搜索。因此,留給百度的空間相當大。

在小紅書(shū)之外,還有其他玩家是百度的潛在對手。

抖音作為如今的流量王者,承載了互聯(lián)網(wǎng)上的絕大多數流量,大水漫灌之下早已培養了用戶(hù)的習慣,在當今短視頻爆火的催化下,許多人漸漸將習慣從閱讀文字轉移到觀(guān)看視頻,抖音又依賴(lài)自身的算法能力把握好用戶(hù)對搜索結果的接受程度,匹配偏好后,毫不費力地提供信息。用蔣力的話(huà)說(shuō):“抖音上搜熱詞熱梗新產(chǎn)品,搜出來(lái)的是真正好用的竅門(mén)和我感興趣的內容?!?/p>

而抖音如今已經(jīng)成功孵化出抖音電商,作為流量變現的主要池子,抖音的閉環(huán)生態(tài)和“貨找人”機制成功將傳統的“漏斗模型”顛覆。

在漏斗模型中,用戶(hù)需要通過(guò)曝光-點(diǎn)擊-訪(fǎng)問(wèn)-咨詢(xún)-訂單等幾大關(guān)鍵環(huán)節完成交易,而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潛在的顧客數量隨著(zhù)每個(gè)階段的推進(jìn)而逐漸減少。而如今,平臺機制和AI技術(shù)的加持,對用戶(hù)的交易轉化率產(chǎn)生了明顯的正面效應。

微信搜一搜的導流則遍布了聊天、朋友圈、公眾號文章等高頻的社交使用場(chǎng)景。和小紅書(shū)、抖音不同的是,微信的社交屬性范圍更廣,除了生活場(chǎng)景,還包括工作場(chǎng)景,此外微信已經(jīng)印證了從搜索到應用場(chǎng)景(尤其是小程序)的打通,廣告變現的方式越來(lái)越豐富,這使得通過(guò)搜索來(lái)引導轉化、搭建私域、做自己的客戶(hù)池,已經(jīng)成為各行業(yè)標配。

但和小紅書(shū)一樣,是否要擴大搜索范圍,能否承擔可能過(guò)載的信息,繼而同時(shí)維持好用戶(hù)留存率和毛利率,都將是它們需要厘清的新問(wèn)題。

03 以收縮換縱深,百度搜索押注AI

在過(guò)去,百度并沒(méi)有真正感受過(guò)威脅。

以長(cháng)期占據國內搜索榜第二的搜狗為例,其最拿得出手的,是曾經(jīng)具有的支持跨平臺搜索的功能,能夠直接查找微信、知乎等平臺的內容,過(guò)去曾對百度造成些許困擾,但這些距離威脅到百度搜索還相去甚遠。

后來(lái)的夸克,作為被阿里巴巴寄予厚望的產(chǎn)品,一度通過(guò)支持多種搜索方式,包括語(yǔ)音輸入檢索和拍照識別搜索,且將自身產(chǎn)品定位為“找資源的最好伙伴”。起初,夸克這種做法確實(shí)有一定沖擊力。但隨著(zhù)時(shí)間流逝,夸克“資源APP”的鋼印深入人心,這反倒使得不用夸克的人依然不用夸克,用夸克的人只在檢索資源時(shí)想到夸克,而在檢索其他信息時(shí)依然選擇百度。

圖源:夸克APP

但再堅硬的巖石,也很難抵御海浪一次次的沖刷。隨著(zhù)小紅書(shū)、微信、抖音們的新時(shí)代搜索革命開(kāi)啟,百度的緊迫感如今已經(jīng)躍然紙上。

春節假期剛過(guò),百度就開(kāi)啟了一系列動(dòng)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數老將的回歸:前百度老臣,擔任過(guò)百度推薦技術(shù)平臺部負責人的趙世奇正式從華為回歸,負責百度搜索業(yè)務(wù)。據報道,在新階段,他將致力于產(chǎn)品創(chuàng )新,而其中的工作重心將著(zhù)重放在A(yíng)I技術(shù)在搜索中的應用落地上。

曾經(jīng)毫無(wú)疑問(wèn)霸榜搜索引擎霸主地位的百度,如今想發(fā)力搜索時(shí)仍然選擇了召回舊將,這其中多多少少暗含了百度對現狀的不滿(mǎn)。

近些年,百度對搜索的態(tài)度頗為微妙。

從去年開(kāi)始,AI浪潮開(kāi)始席卷全球。百度作為國內AI領(lǐng)域第一梯隊成員,其在生成式AI的發(fā)展根源要追溯到2010年甚至更久。十幾年的先發(fā)優(yōu)勢之下,百度有底氣標榜自己為“國內獨此一家的具有完整的四層AI全棧技術(shù)”的公司。

然而,就是這樣一家技術(shù)含量很高的科技公司,卻在過(guò)去的相當長(cháng)時(shí)間內,被人們打上了“搜索APP”的鋼印。

事實(shí)上,作為百度早年間賴(lài)以起家成名的業(yè)務(wù),百度可謂“成也搜索,敗也搜索”。成功在于這種形象固化,在早期開(kāi)拓了百度搜索的地位和流量,繼而將百度推向了第一代互聯(lián)網(wǎng)巨頭“BAT”的前沿,但在后期,卻也扎扎實(shí)實(shí)地限制了百度的擴張和滲透。

圖源:華爾街見(jiàn)聞

2019年是百度的關(guān)鍵變革之年。

這一年,百度出現自2005年上市以來(lái)的首次季度虧損和年度凈利潤虧損:第一季度凈虧損3.27元,年虧損22.88億元。也是在這一年1月,李彥宏首提百度愿景,并明確了“夯實(shí)移動(dòng)基礎、決勝AI時(shí)代”的整體戰略。

當時(shí),百度在“根基”的搜索和信息流領(lǐng)域,面臨字節、騰訊等競爭對手憑借流量、用戶(hù)優(yōu)勢和內容等全方位的進(jìn)攻,而在迅速爆發(fā)的短視頻領(lǐng)域,抖音、快手等奪走了大部分手機用戶(hù)的時(shí)間和注意力,這對百度的移動(dòng)生態(tài)形成了最為猛烈的沖擊。百度的核心業(yè)務(wù)需要更徹底地向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方向轉型。

2019年2月,百度發(fā)動(dòng)了自成立以來(lái)最徹底的組織變革:大力提拔內部新人,引進(jìn)外部?jì)?yōu)秀人才,并啟動(dòng)干部輪崗制度。帶隊百度與頭條的信息流大戰中表現出色的沈抖是內部提拔的第一批輪崗的高管。

時(shí)年5月,百度公布2019年Q1財報,凈虧損3.27億元。消息一出,百度股價(jià)大跌。緊接著(zhù),被認為“最不可能動(dòng)”的向海龍辭去百度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職務(wù),沈抖晉升為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新組建的移動(dòng)生態(tài)事業(yè)群組(MEG),涵蓋百度APP、搜索、信息流、小程序、百家號、文教數娛、百度健康、國際化等多個(gè)業(yè)務(wù)。

這些年,原搜索產(chǎn)品負責人張燕薊、內容生態(tài)負責人宋健相繼離職,原搜索平臺負責人肖陽(yáng)也轉崗負責貼吧等業(yè)務(wù)。百度在搜索業(yè)務(wù)和新生業(yè)務(wù)上的左右搖擺和舉棋不定,見(jiàn)微知著(zhù)。

從十多年前開(kāi)始,李彥宏就常常面臨一個(gè)問(wèn)題:到底應該將有限的資源投放到第一增長(cháng)曲線(xiàn)(現金牛業(yè)務(wù))上,還是投入到致勝未來(lái)的第二增長(cháng)曲線(xiàn)業(yè)務(wù)上。

顯然,從2019年開(kāi)始,這個(gè)選擇更傾向于后者。而彼時(shí),正是小紅書(shū)、微信、抖音們開(kāi)始在搜索上冒頭的時(shí)候。百度不可能沒(méi)有意識到搜索新形勢的改變,既然仍然做出這種選擇,只能說(shuō)明,百度在下一盤(pán)“大棋”。

甚至可以說(shuō),現有的搜索格局,既有新勢力們的積極主動(dòng)攻勢取得了成效所致,也有百度自身選擇另辟蹊徑,“曲線(xiàn)救國”的意志作梗。

結果就是,當去年文心大模型推出之時(shí),百度迫不及待地宣布將搜索整合文心一言,小范圍公測AI對話(huà)功能,旨在通過(guò)最前沿技術(shù)賦能自己的最核心業(yè)務(wù),即通過(guò)點(diǎn)亮新科技樹(shù)反哺搜索。李彥宏彼時(shí)的一句話(huà)——“生成式AI與搜索是天作之合?!备菍⒁鈭D暴露無(wú)遺。

圖源:文心一言大模型

AI技術(shù)的發(fā)展,使得新搜索不是給鏈接,而是通過(guò)大模型的理解生成最好的答案,讓答案更高效和容易獲得,因為AI的判斷不再基于冷冰冰的關(guān)鍵詞識別,更能把握好用戶(hù)對搜索結果的接受程度,匹配偏好、提供信息,更加“短平快”??梢哉f(shuō),搜索的新時(shí)代已經(jīng)到來(lái)。

另一方面,無(wú)論是小紅書(shū),還是抖音背后的字節,在大模型上的布局已經(jīng)遠遠落后于百度。

隨著(zhù)AI技術(shù)應用落地,在新的搜索時(shí)代中,百度目前已經(jīng)走在了前頭。但于未來(lái),有一點(diǎn)和過(guò)去一致的是,如何做好商業(yè)化和用戶(hù)體驗之間的平衡,或者甚至能做到商業(yè)化和用戶(hù)體驗之間的相互促進(jìn),都將是百度肉眼可見(jiàn)需要解決的痛點(diǎn)。

04 寫(xiě)在最后

云卷云舒,搜索的戰場(chǎng)已經(jīng)度過(guò)了二十多個(gè)春秋。

百度作為貫穿長(cháng)線(xiàn)的主角,在過(guò)去一直把控著(zhù)國內搜索市場(chǎng)的主調節奏。不過(guò)如今,這位20年的王者,卻似乎被幾位后起之秀逐漸搶去光芒。

抖音和小紅書(shū)憑借著(zhù)自身的能力,在本被視為紅海市場(chǎng)的搜索領(lǐng)域占得一席之地。在如今搜索已經(jīng)不再僅僅是搜索的時(shí)代,它既有舊時(shí)代商業(yè)價(jià)值通過(guò)需求決策鏈路中的關(guān)鍵一環(huán)展現的一面,又有新時(shí)代技術(shù)革新帶來(lái)無(wú)邊際想象的一面。百度顯然是試圖平衡前者,而發(fā)力后者,在這種情況下,對于搜索戰場(chǎng)來(lái)說(shuō),每一天都可能是新的一天。

百度在橫向競品軸上受困環(huán)境,而在縱向時(shí)間軸上出現反復搖擺不定的時(shí)候,小紅書(shū)們短暫地抓住了機會(huì ),一躍而起。

但單就目前而言,搜索市場(chǎng)的新一輪周期,可能才剛剛迎來(lái)起點(diǎn)。搜索戰爭,不會(huì )停息。

作者:光塵;編輯:釗

來(lái)源公眾號:奇偶派(ID:jioupai),講述商業(yè)故事,厘清商業(yè)邏輯,探索商業(yè)模式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合作媒體 @奇偶派 授權發(fā)布,未經(jīng)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lái)自 Pixabay,基于CC0協(xié)議。

該文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wù)。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guān)注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méi)評論,等你發(fā)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