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劇90%虧損成“炮灰”,第一波血虧玩家已出局

1 評論 2298 瀏覽 1 收藏 16 分鐘

短劇在互聯網上掀起了一股吸金狂潮,但繁榮背后隱藏著殘酷的現實。本文深入剖析了短劇行業的盈利困境,也探討了短劇行業的未來走向和從業者的一些看法,一起來看一下。

自去年小程序短劇爆火至今,短劇行業仍是互聯網為數不多的吸金風口之一。

無論是行業規模還是涌入的新玩家數量,都在為短劇行業持續貢獻著熱度?!吨袊W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2024)》顯示,截至2023年12月,微短劇市場規模近400億元。另有報告預測,2024年將超過500億。

玩家涌入熱情依舊高漲,明星、影視制作公司、頭部網紅主播爭相布局。頭部網紅之一的瘋狂小楊哥及其背后MCN機構三只羊公司,日前正式進軍短劇行業,且其首部短劇已開拍。影視行業正規軍華誼兄弟繼正午陽光、華策、檸萌影視后入局短劇賽道。幾天前,造勢已久的周星馳首部出品短劇《金豬玉葉》開機,并有望于5月在抖音上線。

短劇行業充斥著令人血脈賁張的暴富故事:一對夫婦做短劇每月進賬4億多;咪蒙兩部短劇收入過億;短劇編劇月入10萬,還有人年入800萬。吸金瘋狂,短劇行業儼然被塑造成一臺創造過無數財富神話的“財富機器”。入局掘金的玩家,都帶著一舉實現財富自由的野心,試圖分得一杯羹。

然而,和幾乎所有行業的“二八定律”一樣,看似繁榮的短劇行業背后,實際上90%的玩家成了炮灰。行業400億規模,差不多是由90%左右血本無歸的人撐起的,能掙到錢的幸運兒只有10%。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在短劇這場盛宴里,為利來的人很多,因利往的人,更多。

一、破產、虧損200多萬,第一批血虧玩家已出局

賭桌上,頃刻之間便能定輸贏,一夜之間便能傾家蕩產。投資短劇,跟賭博性質極其相似,輸光數百萬,只要幾個月的時間。

短劇市場,第一批虧損的玩家已經被迫淘汰出局。

短劇投資方安欣,今年2月份宣布退出短劇行業。直接原因是,短劇讓他破產了。入局短劇行業2年,安欣表示,一開始行業興起時,玩家少,的確掙過錢。但隨著市場越來越卷,行業亂象叢生,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他在過去2年掙的錢,又悉數搭了進去。

紅利越來越集中在頭部完家,掙錢越來越難,安欣便決定換種生活方式。于是遠離短劇,選擇了出國進修。

同樣因虧損暫停短劇業務的,還有短劇制作公司負責人老張。

老張的影視公司在重慶,2022年底開始專門制作短劇,在此之前,他們公司主營業務是拍廣告片、宣傳片、紀錄片。他告訴Tech星球,入局短劇之初,他們選擇了跟短劇行業頭部平臺九州合作,劇本從平臺處拿,結果第一部短劇就爆了,充值金額過了千萬元。

充值千萬的門檻并不低,在短劇行業,充值過億的爆款短劇可以說鳳毛麟角。充值過1000萬,便意味著該部短劇已經實現了盈利。制作公司通常能拿到充值金額的6%-7%,充值1000萬,制作公司便能到手60-70萬元。而去年,業內一部短劇制作成本一般在30萬元左右。老張首部短劇投資回報率達到了200%。

開門紅讓老張信心倍增,一出手就是爆款也讓老張的團隊多了一個“爆款團隊”標簽,這在草莽發展的行業初期意義重大,它代表著跟平臺合作時擁有了更多話語權。

老張稱,當時好幾個平臺找他們溝通合作,團隊很搶手。平臺甚至主動提出要給他們全資投,但老張團隊沒有接受。因為第一部爆款短劇就是他們自己全資,投資不到30萬,勝利的果實也便能吃到更多。

短劇是一個需要堆量博概率的行業,通過提高投資拍攝數量,進而實現提高爆款短劇的幾率。第一部火了之后,2023年,老張團隊正式進入緊鑼密鼓的拍攝制作期,第二部、第三部兩部連拍,投資50多萬,結果一部沒爆,被放棄,一部回本。盈虧基本平衡,老張選擇繼續押注,又連著拍了幾部。但幸運沒再降臨,之后幾部短劇都沒火,錢打了水漂。

賭桌上,輸了幾把的人是不甘心停下來的。老張不死心,選擇繼續拍。去年“十一”假期,他們團隊全員沒放假,12天加班加點拍了一部200集的短劇。因為是假期,所以所有人員工資、場地、住宿、交通費用都很高,老張稱,員工都是給了雙倍工資。高投入的短劇,最后沒能如愿爆火,反倒創造了老張入局以來虧損最大的短劇記錄,虧損50萬元左右。

老張跟九州一共合作了7部短劇,只有2部是爆款,還是小爆。2023年一年,老張虧損了200多萬元。再下去吃不消,他決定重回傳統影視老本行。

二、拍30部短劇,十幾部回本,五六部撲街

“有人做短劇虧損嗎?”

當Tech星球把這個問題拋到某短劇微信社群,不少人的回應是,應該問有沒有賺錢的。

一個被外界視為金礦的行業,只有身處其中的從業者知道,不掙錢是常態??缃缍鴣淼挠耙暼嘶虼饲昂翢o影視行業經驗的鯰魚,已經用真金白銀被市場教育。一個行業共識是,短劇行業90%是虧損的。甚至有業內知名人士告訴Tech星球,抖音平臺的人跟她講,98%的劇是掙不到錢的。

爆款短劇《無雙》,現在依然穩居行業充值金額第一,其制作方西安豐行文化創始人李濤此前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8天充值過億的《無雙》真正到手的利潤僅幾百萬元。

業內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咪蒙推出的爆款短劇《我在八零年代當后媽》,充值8000多萬,最后盈利也只有200多萬。充值跟盈利是兩回事,充值過億,其中80%的錢用去了投流量,10%是微信過路費,3%給了投流方,咪蒙公司到手只有充值額的7%。

真正賺錢的是短視頻平臺,大頭流向了抖音。上述業內人士稱,現在業內都在吐槽在為抖音打工。

盈利的都一樣,不多;虧損的各有各的不同,有人虧損3000萬,有人虧損幾十萬,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大多數人焦慮到都想求一份短劇防虧損指南,避坑指南。制片人沈聰,進入短劇行業不久,目前為止只做了一部短劇,1月份拍攝,幾天前上線。她向Tech星球表示,第一部短劇,投了45萬元,但結果跑的數據不好,現在已經虧損30多萬,最后估計45萬全都打水漂,血虧。因為也要向投資人交代,現在她急需一套減少虧損的方法論。

影視人老馬,去年7月份開始跟風投資短劇,如今做短劇不到一年時間,虧損200-300萬。四部短劇,投入190多萬。其中,去年拍攝的兩部短劇投入將近100萬,回本也就幾萬塊錢。自己投資短劇虧損,老馬開始改做平臺,不再投資。但據他講,也沒想象中那么掙錢,不好玩。做平臺需要更多資金投入,大資本進去,300萬-500萬玩不了。

跟風的人大多對短劇沒有清晰的認知,“不了解市場,拿到本子就拍”,老馬如此總結。據他觀察,現在短劇行業最起碼少了一半以上的人,“都清醒了”。

即使打造過爆款短劇的團隊,其實也“苦爆款少久矣”。曾經自稱“四爆三”(四部短劇三部是爆款)的老劉,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制作短劇30部,10部為爆款,20部反響一般。

老劉向Tech星球介紹,去年虧損最大的一部劇,回報為零。那是春節前拍的一部“重生+穿越”題材的短劇,當時在內容把控上有點跑偏,虧了將近40萬。

其他虧損的5部短劇,老劉表示,每部最多虧損一半。如果按一部劇投入30萬-60萬計算,每部虧損在15萬-30萬左右。

此外,據垂直自媒體“新腕”爆料,短劇公司杭州益夢解散,其為瘋狂小楊哥短劇出品方之一,上線27部短劇全部撲街,虧損達3000萬。

三、行業洗牌,笑到最后的只會是頭部

市場變化很快,短劇市場以周為單位在變。每一位從業者都覺得,對爆款短劇流量密碼不得其法。

如果說以前入局短劇還有先發優勢,那么行業發展到現在,競爭足夠激烈,大部分人面臨的是被淘汰出局的困境,最后留在牌桌上的只會是頭部?!叭袊虅〉木?0個左右的團隊,其他人全在瞎拍”,業內某頭部團隊資深人士如此向Tech星球說道。

但是,入局的玩家還在增多。抖音、快手、淘寶、小紅書、美團都在發力或借勢營銷,影視行業正規軍團隊下場的也越來越多。短劇投入門檻被拉高。制片老劉表示,過去一部短劇投入成本在20萬左右,去年漲到了30多萬,現在則差不多要50萬元。據Tech星球了解,咪蒙團隊一部短劇投入費用高達150萬元。

服裝化妝道具、演員各項費用水漲船高,制片老張介紹,2022年,一部短劇男女一號演員一天費用只要600-800元,2023年則漲至1200元-1500元,知名度稍微高一點的演員更貴,5000元一天。短劇頂流演員,至少在1萬元以上。

作為短劇金主之一的品牌方,他們的廣告預算更多流向了頭部與尾部。業內人士稱,去年品牌在抖音投放短劇通常選擇頭部賬號,中腰尾部玩家生存比較艱難。而今年是,錢被兩極分化。要么流向頭部,要么流向尾部,只剩中間的大多數接不到廣告。而且頭部也很難,也在自降身價,降價接受投放。

另一個壞消息是,付費短劇價格在降,以往看完一部100集的短劇可能需要100-200元,現在很多降到了50-60元。

抖音紅利也在見頂,整體充值大盤有一定幅度縮水。業內資深人士稱,現在抖音日消耗(每日付費短劇充值消費)在2000多萬元。而去年,這個數字是5000-6000萬。春節后整個短劇賬號流量在下滑,現在ROI(投資回報率)已經被卡到1.15,平臺干預下,頭部玩家掙到的錢也很有限。

充值金額過千萬的短劇數量驟減,小程序短劇平臺政策也在調整。過去,短劇平臺傾向于全資,或給制作公司承制費,短劇制作方屬于香餑餑。后來,全資改為對投,雙方各出一半。到了現在,短劇制作方已經很難找到平臺愿意全資做短劇了,平臺也不太愿意給爆款概率比較小的團隊承制費。誰都想把風險分攤出去。

政策現在雖然鼓勵短劇+文旅的形式發展,但相較于行業草莽時期,整體監管趨勢還是有所收緊。

不確定的大環境下,行業內外都想找到一個確定性投資路徑。制片蕭航向Tech星球表示,過去咨詢短劇項目的投資人,聽完項目介紹就投,現在聽完則要求給保障,比如控制虧損率在20%以內。蕭航公司為了控制虧損,則會跟短劇平臺要求簽合同,保底。虧損的話,平臺也要出錢一起擔風險。比如投流,有些短劇ROI達不到1,便會被放棄,放棄就意味著之前的投入打了水漂,而蕭航公司會要求平臺即使達不到1,只有0.8-0.9也要繼續投流。

投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部短劇80%-90%費用是分給了投流。多位短劇制片向Tech星球復盤虧損原因,總結踩過的坑時都有提到,投流是關鍵,選擇合作的平臺很重要。其中,九州被大家評價為“店大欺客”,點眾跟番茄被好評的次數最多。

除了投流,爆款密碼方面,業內人士透露,咪蒙團隊短劇爆款公式是:最流行的話體 X 最流行的情緒 X 創新。

當然,沒有成功的方法論可以完全復制。重要的一點是,短劇行業未來依然可期,只是玩家進入前還是要三思而后行。

作者:翟元元

來源公眾號:Tech星球(ID:tech618);聚焦互聯網前沿科技和新商業。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Tech星球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CC0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最終贏家還是平臺啊。。

    來自天津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