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wàn)人圍觀(guān)抖音上“打工人”下班生活,誰(shuí)在帶火「一個(gè)人的烏托邦」

0 評論 956 瀏覽 0 收藏 13 分鐘

現在的短視頻可以讓我們看到更大的世界,比如真打工人愛(ài)死了抖音上真假莫測的“打工人”下班慢生活,畢竟這些自己的理想生活,暫時(shí)還沒(méi)有實(shí)現的可能。

“我記得這里是片樹(shù)林,后面有個(gè)山坡,山坡上的棗樹(shù)每當秋天到來(lái),我們把棗裝滿(mǎn)口袋……”

最近刷抖音,越來(lái)越容易刷到一類(lèi)視頻,一個(gè)男性博主頭帶攝像,拍攝下自己下班后吃點(diǎn)鹵菜,就點(diǎn)小酒的日常生活,BGM播放著(zhù)這首趙雷的《我記得》,一個(gè)大鐵盤(pán),幾種鹵菜、一盤(pán)涼拌花生米、一小瓶白酒,最后加上作者的畫(huà)外音旁白,標題附上“XX元帶你體驗男人下班后的快樂(lè )”、“一線(xiàn)城市單身男人的快樂(lè )很簡(jiǎn)單”等辭藻,一個(gè)足以吸引數萬(wàn)觀(guān)看量的視頻就此完成。

這類(lèi)視頻幾乎都貼著(zhù)“逍遙自在”、“活在當下”等之類(lèi)的tag標簽,下方評論無(wú)不充斥著(zhù)“艷羨之情”。

想知道這類(lèi)視頻有多?在抖音上搜“的快樂(lè )”,出來(lái)的搜索結果一目了然。

曾經(jīng)有人說(shuō)過(guò),如果在短時(shí)間內出現一系列同一類(lèi)型的視頻,那這些人背后十有八九有MCN公司,如此看來(lái),這些博主的背后是否也有MCN公司?千篇一律的文案格式,理論上也犯了短視頻的大忌,為什么依然能獲得穩定的流量來(lái)源?

01?一個(gè)人的“快樂(lè )”下班生活 是年輕人的婚戀焦慮

“我現在打開(kāi)抖音,第一個(gè)主動(dòng)去搜的就是這些博主”。

李林濤去年曾被大廠(chǎng)裁員,同期本在談婚論嫁的女友向他提出了分手,在入職新公司前幾個(gè)月的空窗期里,處于人生中最灰暗的階段的他喜歡上了這類(lèi)視頻。

“花35塊帶你體驗打工人下班后的快樂(lè )”,這類(lèi)視頻創(chuàng )作者都自稱(chēng)是“底層打工人”,一個(gè)攝像頭走天下,從購買(mǎi)原材料,到回到出租屋制作晚餐、夜宵,通過(guò)剪輯的方式呈現出一個(gè)工薪階層的男人下班后的“小資生活”。

這些視頻tag各異,有的貼上了“小城慢生活”的標簽:

有的則歸屬于“滬漂”、“深漂”系列,地域截然不同,但趨同的是視頻節奏、文案格式,即使有少許不同點(diǎn)的,無(wú)非是偶爾博主出個(gè)鏡,或者偶爾“大餐一頓”,換湯不換藥。

談及喜歡上這些視頻的原因,他坦言,那段時(shí)間自己特別沮喪,“一開(kāi)始真的有點(diǎn)想不開(kāi),怎么就突然一下失業(yè)又失戀了呢?后來(lái)看到這些視頻,幫著(zhù)我想開(kāi)了不少。人生得意須盡歡吧,還是應該活在當下?!?/p>

在抖音上,發(fā)布這些視頻的博主不少,但和其他一些發(fā)布同系列視頻背后是由MCN公司振翅推動(dòng)的不同,這股風(fēng)能刮起來(lái),似乎并沒(méi)有MCN公司 的參與,而是自然形成的,并一直持續至今。

點(diǎn)開(kāi)這些博主的主頁(yè),大多數并沒(méi)有沒(méi)有MCN公司或者其他商業(yè)合作可聯(lián)系的痕跡,部分人有粉絲群,櫥窗也會(huì )帶貨,但多數時(shí)候,這些貨也來(lái)自各個(gè)店鋪,并非為自家店鋪引流。

從表面上,這些視頻能火,在于強大的粉絲基礎,抓住了短視頻平臺用戶(hù)的G點(diǎn)。

類(lèi)似立意相近的視頻還有“月掙5800,不當舔狗隨便花”系列。視頻思路和前面那個(gè)系列一致,也是走的底層打工人,自力更生,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那個(gè)路子。

和前面那系列視頻不同的是,這系列視頻場(chǎng)景會(huì )更豐富,不僅局限于出租屋這種內景,還會(huì )出足浴店、按摩房、大飯店這種外景,各種人物不斷解鎖、依次登場(chǎng)。有的是洗浴店小妹,有的是飯店老板,也有按摩房師傅,總之,圍繞基礎生活的“吃喝”,變著(zhù)花樣的“玩樂(lè )”。但總體從視頻內容層面來(lái)說(shuō),也幾乎不需要創(chuàng )意。

發(fā)現了嗎,這些視頻的共同特征都是強調“單身”、“不當舔狗”、“把錢(qián)花在自己身上”,內核總結起來(lái)就是一件事——鼓勵自主獨立,自己掙錢(qián)自己花,與給自己精神和物質(zhì)壓力的外界斷舍離。

短視頻要火一般需要幾個(gè)元素:優(yōu)秀的策劃和腳本;攝影燈光、素材整理、剪輯的完整;不斷創(chuàng )新的內容;及時(shí)和新聞熱點(diǎn)結合的能力和把握得住度的分寸。以上這些,這類(lèi)短視頻幾乎都沒(méi)有優(yōu)勢,其真正的優(yōu)勢在于,以用戶(hù)為導向,滿(mǎn)足了相當多用戶(hù)的情緒需求,即輸出了自己的情緒價(jià)值。

而主題則真正蹭上了最火的社會(huì )熱點(diǎn)之一——年輕人的婚戀焦慮。

02?“打工人”的錢(qián)來(lái)自打工人

事實(shí)上,自從這些視頻火起來(lái)后,出現了越來(lái)越多競相模仿的博主,其中有一些人更加夸張,動(dòng)輒就是來(lái)“一斤白酒、兩根紅腸”、花生米、鴨脖、豬肘這些標準的三高套餐,幾乎每天不落。真要天天這么吃,實(shí)話(huà)說(shuō),估計脂肪肝沒(méi)幾天就得找上門(mén)來(lái)。

這引得不少人在這些視頻下面質(zhì)疑真實(shí)性,“是不是假喝酒”、“哪里的物價(jià)這么便宜”、“都是擺拍”等評論幾乎每期都有,每期也都有人用“經(jīng)驗”告訴大家,這么喝臉還不紅是不可能的。

也有人在一個(gè)自稱(chēng)在上海工廠(chǎng)打工的博主的評論區算了筆賬,假設他的工作時(shí)間為朝九晚六,由于博主自稱(chēng)工廠(chǎng)在中心城區,自己在上海郊區出租屋住,從工廠(chǎng)回到出租房,至少得到七點(diǎn),然后馬不停蹄去買(mǎi)菜,七點(diǎn)半,回家做菜、吃飯已經(jīng)到了八九點(diǎn),每天還都喝白酒,還要分出時(shí)間來(lái)拍攝、剪輯、上傳成片,而這些全部都為自己一個(gè)人做,真的做的過(guò)來(lái)嗎?

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有一期視頻底下,同樣的質(zhì)疑評論下,一則回復獲得了比該質(zhì)疑多出數倍的點(diǎn)贊數——“即使是擺拍,我們也愿意看”。

一語(yǔ)道破天機。

這類(lèi)視頻之所以有眾多受眾,核心要素不在于其真實(shí)性,或者說(shuō)這種營(yíng)造出來(lái)的落地感已經(jīng)在某種程度上滿(mǎn)足了觀(guān)眾們對真實(shí)性、生活性的要求。大家并不要求博主來(lái)個(gè)“一鏡到底”,對于其部分剪輯、擺拍的可能性,許多人是心里有數的。

真正有助于傳播和留存用戶(hù)的,是在于其勾勒出了底層打工人們業(yè)余時(shí)間的烏托邦。

近年來(lái),隨著(zhù)結婚壓力越來(lái)越大,在年輕人群體中,選擇單身的不婚族越來(lái)越多,互聯(lián)網(wǎng)儼然已經(jīng)成了一個(gè)大型的恐婚、勸分現場(chǎng),“智者不入愛(ài)河”成了某種程度上的政治正確,一方面,“純愛(ài)戰神”成為特殊典型代表,另一方面,“不結婚”、“不談戀愛(ài)”、似乎才是大眾選擇。

談戀愛(ài)、結婚壓力太大、代價(jià)太大,大得超過(guò)了人對婚戀的渴望。于是,這些18歲到35歲的年輕人構成了這些視頻的基本盤(pán)。

與此同時(shí),已經(jīng)踏入婚姻墳墓的中年男性,迫切需要一個(gè)賽博宣泄窗口,他們身處上有老下有小的處境,面臨的養家壓力更大,在這些視頻的評論區,很容易見(jiàn)到他們的“后悔”言論,“如果上天能重來(lái)一次,打死也不結婚、生娃”、“為每一個(gè)清醒獨立的男人點(diǎn)贊”類(lèi)似這番言論在各個(gè)熱評區隨處可見(jiàn)。于是,這些已經(jīng)結婚的中年男人們,加深了這些視頻的用戶(hù)粘性。

另一邊,這些博主的櫥窗里,推薦的多是價(jià)格在個(gè)位數的商品。于是,這些電子榨菜一邊被端上賽博餐桌,一邊在現實(shí)世界中推動(dòng)低價(jià)消費心智的流行。而這些消費者又非常理智,不會(huì )瘋狂購物,反倒更有可持續性。

和胖貓事件的熱議、王婆說(shuō)媒的走紅、相親分析師的出現、對“秋天第一杯奶茶”的鄙夷等現象一脈相承,這些現象的背后既是舔狗經(jīng)濟的崩盤(pán),也是“性?xún)r(jià)比經(jīng)濟”的狂歡。

后浪研究所此前發(fā)布的《2023年年輕人省錢(qián)報告》中指出,超四成的年輕人都有記賬習慣,越來(lái)越多年輕人開(kāi)始擺脫消費主義陷阱,會(huì )通過(guò)拼單、滿(mǎn)減等各種形式省錢(qián)。

拼多多、美團拼好飯、特價(jià)團購等各種優(yōu)惠形式層出不窮。許多人在喊著(zhù)要擺脫520營(yíng)銷(xiāo)的“洗腦”,轉身就投入了低價(jià)產(chǎn)品的懷抱。更重要的是,這些消費者又非常理智,不會(huì )瘋狂購物,反倒更有可持續性。

以博主“趙董”的櫥窗為例,抖音顯示他已經(jīng)從櫥窗中賣(mài)出了833件商品,跟買(mǎi)人數達到790人;“湖南第一酒蒙子”的櫥窗賣(mài)出了150件商品,跟買(mǎi)人數142人,可見(jiàn)幾乎都是“買(mǎi)一次就夠了”的一次性客戶(hù)。

誠然,從表面上看,對于平臺來(lái)說(shuō),低價(jià)產(chǎn)品的利潤自然不如高價(jià)產(chǎn)品。不過(guò),這背后很難說(shuō)沒(méi)有平臺的推波助瀾。畢竟無(wú)論是高價(jià)產(chǎn)品還是低價(jià)產(chǎn)品,能賣(mài)出東西至少比賣(mài)不出去要好,在消費無(wú)限內卷的當下,這是迎合消費降級的無(wú)奈抉擇。

而且從結果向來(lái)說(shuō),對于消費者,也算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一邊浸潤在這種賽博烏托邦的洗禮下,與這些博主共情,但一邊仍要面對現實(shí)生活的壓力,還要從這些博主的櫥窗購物,更重要的是,觀(guān)眾們還是心甘情愿的。

這些博主的短視頻有點(diǎn)贊、收藏、投幣等實(shí)際收益,而這些觀(guān)眾們,得到了精神上的慰藉。至少可以說(shuō),對于博主和平臺來(lái)說(shuō),這是一樁一本多利,且毫無(wú)風(fēng)險的生意。

至于背后有沒(méi)有MCM機構,就見(jiàn)仁見(jiàn)智了。

作者:光塵;編輯:釗

來(lái)源公眾號:新偶,直擊互聯(lián)網(wǎng)科技消費熱點(diǎn),洞悉最新最酷的世界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合作媒體 @奇偶派 授權發(fā)布,未經(jīng)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lái)自Unsplash,基于CC0協(xié)議。

該文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wù)。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guān)注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méi)評論,等你發(fā)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