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與反思:我在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的那些年

2 評論 2556 瀏覽 4 收藏 18 分鐘

大廠(chǎng)的光環(huán)給人帶來(lái)了一種沉溺、偏執和無(wú)法自拔的虛偽感,稱(chēng)之為“廠(chǎng)味兒”。在本文里,作者以互聯(lián)網(wǎng)老兵的身份,回顧了自己在幾家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的工作經(jīng)歷,包括享受過(guò)紅利、鍍金、體面和世面。

互聯(lián)網(wǎng)怪盜團特邀嘉賓 熊貓也是貓哦

怪盜團團長(cháng)按:我有幸在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擁有很多朋友,本文作者就是一位——與我認識超過(guò)六年,給予了我很大的指點(diǎn)和幫助。在多家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之間切換的過(guò)程中,他不僅深刻地認識到了大廠(chǎng)之間的組織文化差異,更看到了大廠(chǎng)們的“共性”。這些差異和共性,共同構成了本文的內容框架。

如果你是互聯(lián)網(wǎng)從業(yè)者,相信本文能讓你會(huì )心一笑,找到很多共鳴。如果你是投資人或外部研究者,相信本文能為你提供很多關(guān)于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的第一手資料。如果你是學(xué)生或初入職場(chǎng)的打工人,在本文的結尾,作者已經(jīng)對你提出了職業(yè)建議——至于建議是什么,讀完你就知道啦。

以下為正文。

作為一名互聯(lián)網(wǎng)老兵,起起伏伏十幾年,也算是抱著(zhù)已成為半老徐娘的互聯(lián)網(wǎng)大腿,一起風(fēng)花雪月一起海誓山盟過(guò)的人……尤其是在幾家大廠(chǎng)的經(jīng)歷里,該吃的紅利也吃了,該鍍的金也鍍了,該有過(guò)的體面該見(jiàn)過(guò)的世面也享受過(guò)了。對于大多數大廠(chǎng)人,起碼是我認識或見(jiàn)過(guò)的人,在這種光環(huán)buff持續加持下會(huì )不自覺(jué)產(chǎn)生一種沉溺、偏執以及那無(wú)法自拔的虛偽感,最重要的是但凡感染過(guò)的人,一輩子都戒不掉,美其名曰“廠(chǎng)味兒”。

站在旁觀(guān)者的角度,你(尤其是在北京的牛馬們)也許也曾時(shí)不時(shí)看到過(guò)一個(gè)極其敬業(yè)的群體,在地鐵上,在馬路上,在餐廳中,脖子上都會(huì )戴著(zhù)各種風(fēng)格的工卡,以BAT一代(之后B的位置換人了)尤為突出,我是屬于在公司沒(méi)需求也不會(huì )時(shí)刻掛著(zhù)工卡的人(會(huì )不會(huì )是你眼中不能忍受的類(lèi)型?),所以對此類(lèi)廠(chǎng)味十足的現象尤為敏感(希望不是純粹的主觀(guān)感受)。大廠(chǎng),在那個(gè)時(shí)候代表的已不僅是公司本身,還是潛移默化中被戴上了各種又高又厲害的附加值的帽子,這頂帽子似乎有魔力一般,放大了形形色色的人最真實(shí)的一面。

作為過(guò)來(lái)人,接下來(lái)我來(lái)講講那些年我在大廠(chǎng)的所見(jiàn)所感,我不勵志,拒絕雞湯,純粹為個(gè)人回憶那段日子的一點(diǎn)感受,想到哪寫(xiě)到哪,所以千萬(wàn)不要較真,權當是互聯(lián)網(wǎng)老兵的自說(shuō)自話(huà)的

一、卷!痛并快樂(lè )著(zhù)

回想過(guò)去,待過(guò)的公司有幾家,大廠(chǎng)中廠(chǎng)(按江湖地位定義大小,非單一規模)各有特色也各有齷齪,今天要說(shuō)的主要是其中兩家大廠(chǎng),比較典型,也是這些年互聯(lián)網(wǎng)發(fā)展的一個(gè)縮影:

一個(gè)以技術(shù)著(zhù)稱(chēng),簡(jiǎn)稱(chēng)A,堪稱(chēng)互聯(lián)網(wǎng)界的天花板;一個(gè)以產(chǎn)品聞名,簡(jiǎn)稱(chēng)B,國民級應用獨一檔(后來(lái)被新晉小弟超越);前者的工程師文化一度掀起了互聯(lián)網(wǎng)“本土化硅谷風(fēng)”,后來(lái)者競相效仿;后者則是在產(chǎn)品文化的熏陶下,將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印入骨髓的地方,激情活力、創(chuàng )造力在這里體現的淋漓盡致……

這些也是讓無(wú)數求職者和跳槽者朝思暮想的原因之一,在這背后是遠超其大多數行業(yè)的高薪,是其他行業(yè)普通打工人永遠也享受不到的各種福利,是和無(wú)數優(yōu)秀人一起學(xué)習和奮斗,一起思想碰撞的戰場(chǎng),是父母可以在親戚面前吹牛逼的籌碼,是完善系統的個(gè)人成長(cháng)發(fā)展的職業(yè)路徑,是開(kāi)放和包容的企業(yè)文化,是鼓勵激勵員工創(chuàng )新突破的企業(yè)文化……當然,也少不了中式互聯(lián)網(wǎng)與生俱來(lái)最核心的一個(gè)特質(zhì):“內卷”。

內卷,原本指一類(lèi)文化模式達到了某種最終形態(tài)以后,既沒(méi)有辦法穩定下來(lái),也沒(méi)有辦法轉變?yōu)樾碌母唠A形態(tài),而只能不斷地在內部變得更加復雜的現象。內卷最開(kāi)始的形態(tài)相比現階段而言還是有些溫和,和現在差別很大,起碼沒(méi)有無(wú)休無(wú)止的內耗(人的內耗、事的內耗),更多體現在內部良性競爭方面。得益于流量紅利和宏觀(guān)經(jīng)濟發(fā)展的紅利,那時(shí)候互聯(lián)網(wǎng)業(yè)務(wù)發(fā)展的快;在快速發(fā)展中,為了快速驗證一個(gè)項目是否靠譜,往往會(huì )有不同團隊去做,用現在的話(huà)說(shuō)就是“賽馬”。大家眼里或許只有騰訊的賽馬機制,其實(shí)這個(gè)在其他大廠(chǎng)也是一樣,只是騰訊通過(guò)此機制做出了爆款更典型而已。

我在A(yíng)和B工作期間,大家都玩了命的投入其中,開(kāi)發(fā)上線(xiàn),迭代推廣……什么加班,熬夜,周末繼續都是常態(tài)。大家雖然很累,卻樂(lè )在其中,沒(méi)人埋怨吐槽;尤其是當你承擔了多個(gè)關(guān)鍵環(huán)節的角色時(shí),那種成就感和成長(cháng)感溢于言表。你有機會(huì )和大神們討論和每個(gè)角色,哪怕再普通都非常明確的知道一個(gè)淺顯的道理:付出一定會(huì )有回報,年終獎和股票激勵論功行賞,按勞分配樂(lè )在其中!那些沒(méi)進(jìn)入項目中的人滿(mǎn)眼羨慕,也痛,但快樂(lè )和滿(mǎn)足,甚至有無(wú)盡的憧憬。大多數人隱約知道屬于自己的那個(gè)未來(lái)是什么模樣(多半是財務(wù)自由的模樣),最起碼都知道會(huì )有個(gè)未來(lái)……

可惜,好景不長(cháng)。任何盛宴都有結束的一天,只是誰(shuí)也不知道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的盛宴結束得這么早。

二、卷?不拼搏的不是我兄弟

借用東哥這句振聾發(fā)聵的金句來(lái)開(kāi)啟我們這個(gè)話(huà)題:你是不是東哥眼中的兄弟?“無(wú)內卷,不兄弟”?在我們這片神奇的土壤上,內卷是互聯(lián)網(wǎng)的伴生品,相互依存,互為因果。如果說(shuō)剛開(kāi)始階段的卷是拼搏的一種自然形態(tài)的話(huà),那當互聯(lián)網(wǎng)步入中年后,卷則成了“精神偉哥”的代名詞——可能唯一讓你爽的體驗就是處在各種不爽的事件中無(wú)法自拔,很酸爽。過(guò)去各種福利和激勵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活在“恐懼和忐忑”中的焦慮和無(wú)助。

很不幸,大廠(chǎng)再一次成為始作俑者,“不爽性?xún)染怼毕褚环N麻痹性極強的病毒一樣,蔓延在每一個(gè)從業(yè)者的骨子里。與此同時(shí),大廠(chǎng)度過(guò)蜜月期的打工者們會(huì )發(fā)現一個(gè)現象,不知從何時(shí)開(kāi)始,一切都變味兒了:

做的多的變成背鍋俠,有想法的會(huì )被孤立,明明是奔著(zhù)創(chuàng )新去的,但卻發(fā)現換湯不換藥的在原地打轉;

摘桃子的越發(fā)肆無(wú)忌憚,會(huì )干活的比不上會(huì )ppt的,所有人都躡手躡腳,畏畏縮縮,想法多的都選擇了閉嘴;

常規事務(wù)被要求自證價(jià)值,你要證明你的價(jià)值,向上揣摩做上面希望做的事情,領(lǐng)會(huì )老板精神,寧可啥也不做,也別因為想突破而出錯。

每個(gè)人都在這無(wú)形的囚籠中茍延殘喘……是不是太喪了?是不是不正能量了?是不是有點(diǎn)危言聳聽(tīng)?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聞已是曲中人,這就是當下打工人的真實(shí)寫(xiě)照,互聯(lián)網(wǎng)恰巧是一個(gè)典型,有人會(huì )說(shuō),這就是??!是大公司??!既然是病,那就得治……有藥嗎?

從百度、阿里到騰訊、字節等大廠(chǎng)管理層近一兩年來(lái)時(shí)不時(shí)發(fā)出的自我反思來(lái)看,他們目前仍未找到良方,撐死了只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只要這機器還能挺著(zhù)不倒下,那就給僵硬的部位上點(diǎn)機油繼續緩步前進(jìn)吧,在這個(gè)過(guò)程里,打工者們無(wú)一例外都成了大廠(chǎng)給自己開(kāi)的“藥方”下的炮灰。

回想一下,讓一個(gè)躺著(zhù)賺錢(qián)數錢(qián)的公司突然要刮骨療毒,顯然是旁觀(guān)者的一廂情愿。從百度無(wú)數次通過(guò)“all in”式的無(wú)腦創(chuàng )新,到騰訊如大媽掃貨一樣的買(mǎi)買(mǎi)買(mǎi),再到阿里福報式洗腦的自欺欺人,無(wú)一例外最后都吃了灰。整個(gè)過(guò)程好比我們小時(shí)候做過(guò)那件事一樣:我們會(huì )通過(guò)用指甲在蚊子叮過(guò)的大包上劃十字來(lái)短暫緩解癢帶來(lái)的不適,那一瞬間確實(shí)很爽,但很快就恢復了原樣,甚至更癢……

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無(wú)數的打工人則成了大佬們自嗨反思下的犧牲品,這就像一個(gè)漩渦一樣,任何在漩渦中的人都會(huì )不受控制的形成內卷的慣性,最終到達“他人即地獄般“的內卷高潮。但可悲的是,與過(guò)去內卷化帶來(lái)的積極效果相比,如今的內卷儼然成為了極具形式化的SOP(注:即“標準業(yè)務(wù)程序”):無(wú)論是東哥那里減少的午休時(shí)間,強化的打卡要求,無(wú)效的磨洋工規則,還是其他大廠(chǎng)的想著(zhù)法的降本增效……都只是自欺欺人般的粗暴攤牌,妄圖通過(guò)這種一刀切的推倒重來(lái)去為自己不確定的未來(lái)續命,十分可笑。

在A(yíng)廠(chǎng)和B廠(chǎng)的那些年里,我見(jiàn)過(guò)激情澎湃、也看過(guò)潮起潮落,不論開(kāi)局多完美,終將沉淪,無(wú)一幸免?,F在愈發(fā)覺(jué)得,內卷就好比互聯(lián)網(wǎng)的宿命一樣,逃不掉,躲不開(kāi),有有厭惡,也有依賴(lài)——內卷這樣一個(gè)本屬于社會(huì )學(xué)范疇的問(wèn)題非要用管理學(xué)的辦法去解,真是難為這幫高管們了。要知道什么土壤開(kāi)什么樣的花,就會(huì )結什么樣的果;你愿意接受這樣的因果,成為此因果中的一部分,那你可以繼續努力。當然,不是誰(shuí)都有機會(huì )受此因果,求而不得才是常態(tài)。

三、工程師和浪漫主義者

我們再來(lái)說(shuō)說(shuō)“人”吧?;ヂ?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的人,我僅憑個(gè)人喜好和判斷去解讀;也許你可共鳴,也許你嗤之以鼻,咱們不談對錯,只聊過(guò)往。如果把公司比做人的話(huà),A廠(chǎng)和B廠(chǎng)是我經(jīng)歷過(guò)的兩家氣質(zhì)迥異,性格截然相反的兩個(gè)典型:前者理性有余卻也固執迂腐,后者感性同情卻頗具矯情。

或許因為確實(shí)有大量前沿和復雜的技術(shù)假設需要去論證和實(shí)現,前者做事腦中通常只看那冷冰冰的數據指標,最終只論達成還是未達成目標,卻少了執行中對“度”的兼顧、對“人”的考量;或許在正確的方向上那叫披荊斬棘,但若用在錯誤的方向上則會(huì )變成歇斯底里,似乎所有事情均可以通過(guò)數據指標來(lái)進(jìn)行評估和決策,萬(wàn)物皆可度量。日常溝通中,你很少聽(tīng)到類(lèi)似“我覺(jué)得,我認為,我假設”這樣的主觀(guān)論調,基本上會(huì )以“從過(guò)往數據來(lái)看”開(kāi)始,又在“驗證后數據符合/不符合預期”結束。大多數情況下你會(huì )感覺(jué)像和一個(gè)高學(xué)歷,高智商的機器在溝通,似乎離開(kāi)了數據,一切都無(wú)法度量和決策。

A廠(chǎng)的“工程師文化”正確嗎?或許在某些領(lǐng)域或方向上,確實(shí)只需要這樣有理有據的論證,但在紛繁變化的互聯(lián)網(wǎng)市場(chǎng)下,數據早已不是唯一決策的依據;但工程師文化盛行之下,很難有其他角色可以站在數據之外去說(shuō)服這些工程師們,連嘗試的機會(huì )都沒(méi)有,到最后有想法有創(chuàng )造力的浪漫主義者在無(wú)法融入和沉浸到當前文化之后只能黯然離場(chǎng),留下來(lái)的大多數都成了工程師文化之下的工具人,十分無(wú)趣。

相比之下,B廠(chǎng)顯然又是另外一個(gè)極端:這里絕對不是工程師們的天堂,做為B廠(chǎng)工程師想要在存活下去,你是需要學(xué)會(huì )在各種項目中刷存在感,同時(shí)也得有顆耐得住寂寞的心——因為想法太多,靈感迸發(fā)之后推進(jìn)落地的項目比比皆是,產(chǎn)品成了第一順位話(huà)事人。這都得益于B廠(chǎng)在“喪失夢(mèng)想“前成功的眾多出圈產(chǎn)品(那時(shí)候做的產(chǎn)品確實(shí)好用,總會(huì )給人驚喜),一度成為互聯(lián)網(wǎng)中產(chǎn)品的黃埔軍校(“喪失夢(mèng)想”后一度有被后起之秀超越的趨勢)。但不知從何時(shí)開(kāi)始,一個(gè)以善于創(chuàng )新,勇于嘗新,勇于試錯的公司開(kāi)始轉向了一個(gè)極端:因為B廠(chǎng)的功利化思維,面對項目眾多的現狀,逐漸喪失了耐心和工匠精神,一旦產(chǎn)品無(wú)法成為行業(yè)老大,即使數據和市場(chǎng)勢頭還是不錯的情況下,或投產(chǎn)比臨近上限的時(shí)候,都會(huì )毫不留情的砍掉。

過(guò)去的成功,讓B廠(chǎng)的浪漫主義者們產(chǎn)生了錯覺(jué),急功近利之下,內部的賽馬機制變得更加殘酷和不合理。曾記得,當在短視頻這個(gè)賽道被打了個(gè)措手不及的時(shí)候,B廠(chǎng)內部正式和非正式的發(fā)起了一場(chǎng)圍剿戰,十幾個(gè)和短視頻相關(guān)的項目一起開(kāi)搞,可謂“萬(wàn)馬奔騰”,氣勢洶洶而來(lái)。一時(shí)之間,大約17款產(chǎn)品接連上線(xiàn),那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可是在功利化、片面追求數據的策略下,17路大軍無(wú)一幸免,最短的還沒(méi)過(guò)滿(mǎn)月即宣告夭折,其中不乏有潛力破圈與競品走差異化的產(chǎn)品……當一個(gè)浪漫主義者開(kāi)始變得現實(shí)時(shí),當一個(gè)充滿(mǎn)活力和創(chuàng )造力的氛圍逐漸被冷冰冰的數據和短的可憐的耐心取代時(shí),初心必然會(huì )蕩然無(wú)存,何談夢(mèng)想,因此那些因憧憬而來(lái)的浪漫主義者們只能成為炮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無(wú)論環(huán)境如何變化,無(wú)論是內卷還是不公,是落寞還是沉寂,互聯(lián)網(wǎng)這尊大佛依然還是眾多信徒朝拜的地方,說(shuō)一千道一萬(wàn),縱使現在市場(chǎng)環(huán)境變化如此劇烈且無(wú)序,各行業(yè)起伏不定,如果讓我為新入職場(chǎng)者推薦,我依然會(huì )堅持推薦互聯(lián)網(wǎng),尤其這些“大廠(chǎng)”,理由只有一個(gè):如果說(shuō)互聯(lián)網(wǎng)是普通打工者(無(wú)人脈,無(wú)家底,無(wú)捷徑)為數不多有機會(huì )越階的“龍門(mén)“,那大廠(chǎng)就是龍門(mén)里的綠色通道,無(wú)論過(guò)去,現在,還是未來(lái),沒(méi)有之一。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作者【互聯(lián)網(wǎng)怪盜團】,微信公眾號:【互聯(lián)網(wǎng)怪盜團】,原創(chuàng )/授權 發(fā)布于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未經(jīng)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lái)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xié)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guān)注人人都是產(chǎn)品經(jīng)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A是字節,B是騰訊嗎?

    來(lái)自廣東 回復
    1. 應該是百度,BAT三者的標簽分別是 技術(shù)、運營(yíng)和產(chǎn)品,百度老板是技術(shù)出身因此公司文化偏技術(shù),騰訊老板更注重產(chǎn)品所以騰訊產(chǎn)品文化很濃厚,阿里自然受馬云影響加上本身是做電商,多以運營(yíng)自然要強

      來(lái)自上海 回復